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盾冬】纪念品

原作向,美队二之前

被B站一个《突然好想你》的群像虐出来的

留声机那个梗是一篇论坛体里头出现过的,叫啥忘了,一篇分析美队画作的论坛体



       Rogers完全恢复之后领到了自己的“遗物”,他倒是很惊讶战时遗留的东西还能保存的这么好。Rogers带着“遗物”住进了神盾局给自己找的公寓,这公寓跟他以前那间挺像的,没多大,也就够他一个人住,没有客房,布局也很简单,就一些桌椅和日常用具,这也跟他以前的公寓很像。这是Rogers自己要求的,倒不是说他有多恋旧,但总归还是想要自己的生活有一些以前的气息,这个世界太陌生。Rogers把物归原主的“遗物”按着以前的样子摆放在他习惯他们应该在的地方,现在这间公寓几乎完全就是以前的样子了。

       可还是缺了些东西,Rogers很清楚那是什么,那是本应弥漫在每一个角落每一寸空间的另一个人的气息。那个人总是在,所以他的公寓里面那个人的气息和他自己的纠缠在一起,那才是完整。对Rogers来说,那也只是一年多以前的事,现在的缺乏,让他觉得很不适应,但他自己也知道,他一辈子都不可能适应。好在大部分该在的东西都好好摆在那儿了,这让那些不适应变得不那么不可忍受。

       现在是下午,Rogers回忆了一下他从军前的习惯,这个要更久一些,那时的他如果没有跟另一个人出去,另一个人也没在的话,他应该在画一些静物素描。他刚才整理时有发现画具,应该是神盾局的人准备的。他把它们摆弄好,准备随便画点什么度过这个下午。

       Rogers环视了一圈自己的公寓,却没看到什么让他有冲动画下来的东西。有些太新,没有感情,有些太旧,太多感情。

       比如那边摆着的那个留声机,他想起过去有一些下午另一个人会在上面放张唱片,乐声悠扬,他们把桌子椅子移开,那个人会在中间的空地教他跳舞,那时候他还比那个人要矮,所以他跳女步更多些,但那时另一个人希望他在舞会上面吸引一些美丽的女士,也常让他跳男步,后来他比那个人要高,可惜他们已经没那么多时间跳舞了。不过Rogers还记得一次他长高之后的小小舞会,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小小舞会,另一个人在没任务的时候总喜欢找些乐子,那是他比那个人高之后第一次跳舞,他跳的男步,多年来他第一次可以低头看看自己的舞伴,那个人很好看,被他揽在怀里似乎有些不习惯,有些别扭的说他矮的时候要可爱的多,一曲终了,一定是因为气氛太好,他第一次俯身吻了舞伴的额头,那个人愣住了,他自己也愣住了,然后两个笨蛋一起涨红了脸。

       Rogers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在画纸上勾勒出了那个人的轮廓,他停了笔,不想再画下去。

       他得找点别的事做,他起身绕着公寓走了几圈,却没找到任何可以做的事,他什么也做不了。不止太旧的东西,那些太新的东西也在不断提醒他另一个人的缺失。沙发的靠背上应该搭着另一个人的外套,沙发下应该倒着几个空了的酒瓶,地板上应该有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掉在地上没及时清理留下的污渍,桌子上应该有另一个人带过来的杂志,上面应该压着另一个人的军帽,抽屉里应该有另一个人爱吃的糖果……

       他错了,这些他绝对忍受不了。他遗憾自己活下来了,他自己的存在就不断提醒着他他所缺乏的,他身上的疤痕大部分都是跟那个人一起留下的,他的金发蓝眼被那个人调侃过,他还体弱时每一次犯病都是那个人照顾他,他强健后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是为了救他,那时他第一次让自己成了那个人的依靠,此后他们一起战斗时那个人总是在他视线范围内,他甚至记得扭头找他需要什么样的角度。

       他的整个世界都是纪念品。

       Rogers想他得把“遗物”收起来,趁着时间还早也许还能出去买点东西装饰他的公寓,他没法儿把公寓变得跟以前的完全一样,就只好让他们完全不一样,他必须开始习惯他的缺失了。

 

       Winter Soldier不喜欢他的身体,因为他身体的某些部分总是会引起他的头痛。

       一些是他的伤疤,他不记得它们都是怎么得来的,也不是所有的伤疤都会让他头痛,那些会让他痛的是看起来年头更久一些的伤疤。比如他手臂上一个大概三厘米长的缝合疤,手法不怎么专业,他不知道这个伤疤有什么特别的,或许是那个缝合伤口的人很特别,他想。但他不会知道,如果想从他空荡荡的脑子里找出些什么的话,他就会头痛。

       Winter Soldier不喜欢任务的时候受伤,因为讨厌治疗的过程。

       有些时候他的任务需要肉搏,那会留下一些青青紫紫的淤血痕迹,但通常他能够得到治疗的伤口只有那些影响他战斗的,或是仅仅维护一下他的铁手臂。治疗过程中他有时会产生一些错觉,似乎曾经有人会帮他冰敷那些淤青,还会抱怨他老是受伤,但那样的语调,那也许能称作“温柔”。他确定这一定是错觉,他是武器,有谁会温柔地对待武器呢。

       这些情绪不会对Winter Soldier存在什么影响,它们的存活时间很短,他沉睡之前会进行重置,洗脑之后也就没什么不喜欢了。


评论
热度(5)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