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

微博炸号了= =

【章远X罗非】桃李春风一杯酒(第一章)

我群小可爱观澜的点梗

武侠au

年龄差21

师徒,但感情戏很少

原创人物无数


第一章 一张藏宝图


江湖近日来十分热闹。

旗亭酒肆,楚馆茶楼,凡是有人的地方,便都在讨论同一件事。

可这事,却已过去两年有余了。

这说的便是两年前赵家一夜间遭人血洗的惨事。

赵家家大业大,祖上是闻名四方的富商。富商晚年在龙山买下一块地,建了一座极尽奢华的赵氏山庄。传到赵大爷这一代,便到了最鼎盛的时候。赵大爷剑法了得,年轻时在江湖中闯下了赫赫威名,便是垂髫小儿,对这赵家也是能道出个是非所以来。

虽说赵家小辈没有格外出色的,然其招揽的众多门客,无一不是江湖上耳熟能详的好手。纵使两年...

【牧歌/谢南翔】剧作记录

我群限定开头结尾大逃猜

开头 “医生,我病了。”

结尾 “你的名字是?”

我估计是要大修的,但是吧,我群都发了,所以我也发了_(:з)∠)_



“医生,我病了。”

牧歌在空白的文档上打下这行字,迟疑几秒,又删去了它。他盯着屏幕呆坐半晌,却一个字也没再写出来,死线还远,牧歌也不跟自己较劲了,索性合上屏幕,起身离开了书房。

这是牧歌新接的活儿,一个恐怖片剧本。

牧歌以前没写过这种类型的剧本,既没有经验,又没有灵感,连续一周,坐在电脑前都只能看着空白文档发呆。不过这几天吃饭走路都想着剧本的事,总算也构思出了一个模模糊糊的框架:一家突然被劫持的...

删车保命,车跟各位就有缘再见吧😭😭😭

【白宇水仙】秋糖(上)

脏辫宇+白毛衣宇/牛轧糖宇+荣耀霸霸直播宇

xjb取了俩名儿

梅葭白=美宝莲+佳洁士=脏辫宇+白毛衣宇

榕宇=荣耀=牛轧糖宇+荣耀爸爸直播宇

超级傻白甜,不合理之处,就当小白和宇哥家里有矿吧


1

海岛的秋天没有什么特别的。

纬度低,寒流也不会光临,岛上一年四季有三个半季节都是热或者很热,过了立秋,也不过只有早晚的一点凉意提醒人们秋天来了,花照开,草照绿,偶尔零星的一两片落叶被温滚的风卷着,时而急切地跑过一条街,时而躺在某家糖店门口,悠闲地看着店老板做糖。

海岛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波澜起伏的近代史让海岛早早的成了旅游胜地,天南海北的文青们不远万里也要过来看看这一片历史的残骸...

【赵云澜/赵云澜】永恒的终结(上)

小说澜/剧澜

斜线表攻受

有提及巍澜,不喜勿入


赵云澜最后一次从灵魂灼烧的苦痛中清醒,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镇魂灯中的岁月,不以月计,不以年计,这段过于漫长的时光,因着直接加诸于灵魂的痛苦,对赵云澜来说,一粒微小的尘埃走到宇宙尽头所耗费的时间,也才堪堪抵得过一天,从他化为灯芯那一天开始,属于他的时间便只能用“永恒”来计算了。

而这无尽的“永恒”中,始终是没有沈巍的。

可这竟然也让他在几次极为难得的清醒中自欺欺人地暗自庆幸,若是点燃镇魂灯的魂灵都已经无法感应到那个独一无二的灵魂,那他可不可以当作是,沈巍终于扔掉了那些背负了万年之久的重担,终于可以如茫茫众生,普通地出生,普通地...

【杨修贤/裴文德】【白宇水仙】大梦(序)

由于本文不会有肉,所以攻受随意了。

BE预警

话说北北水仙有没有群啊......一个人寂寞地写文,要写完真的好难................................................


杨修贤新得了一柄刀。

刀长二尺五寸,直刃,刀身银亮如雪,刀刃吹毛断发。

刀柄刀鞘都算不得精美,应当是一柄为了实用而不是装饰锻造的刀。

整把刀看起来寒气四溢,是一柄不可多得的好刀。若是在兵器铺子里看到它,杨修贤怕是要放弃大半年的花天酒地才能买下来。

但杨修贤是在一家古董铺子里发现它的。这柄刀躺在一众灰扑扑看不出原样的古物里,格格不入,它太新了。纵使看上去有被使用过的痕迹,...

【韩沉/谢南翔】谬以千里(2)

白宇水仙
韩沉/谢南翔,斜线表攻受
私设如山,慎入
韩神白女神谈过恋爱,但早就和平分手了
副cp白锦曦/徐司白
韩神白女神有失忆


韩沉这个人,脸好个高腿长腰细,身姿挺拔肌肉匀称,这样的人,不论干什么都挺赏心悦目的——就比如说,他现在手里拿着一根花花绿绿的东西,把人按在行李箱上抽屁股,配着他难得明显生气的表情,挺直的脊背,也是芝兰玉树,相当养眼。

当然,被抽的当事人完全不这么想。

“哥!我错了!啊!别打…啊!哥!啊!你说了…呜!…不打我…嗷!我错了!嗷!”

……

啊嗷呜交错,间隔着屁股被抽的清脆响声,节奏感极强。


“……咱……要不要……劝劝?”周小篆还没从“韩神抽人屁股”的...

【韩沉/谢南翔】谬以千里(1)

白宇水仙
韩沉/谢南翔,斜线表攻受
私设如山,慎入
韩神白女神谈过恋爱,但早就和平分手了
白女神cp徐司白,可能非常虐
韩神白女神有失忆

1
黑盾组来之不易的宁静而祥和的一天结束于韩沉接到的一个电话。
这一天,黑盾组的吃瓜群众们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鸡飞狗跳。

“哥!你在警局吗?没出任务吧?我刚到岚市!马上过来找你!你可千万别出去啊哥!”
韩沉都没机会开口说话,电话就已经被挂断,回想着电话那边迫切的语气,韩沉油然而生一股不祥的预感。
谢南翔这么说话,那百分之百是又闯祸了。

韩沉和谢南翔能认识,那绝对是缘分,还是祖上传下来的缘分。
韩沉比谢南翔大两岁,俩人小时候碰巧在同一家幼儿园。开学那天,韩家和谢家前后脚把孩子送过来,接...

【白宇水仙】【杨修贤/韩沉无差】狩猎

北北水仙真的好吃。
杨修贤太性感了。
韩沉太性感了。

杨修贤头一回受这么重的伤,血从额头顺着眼尾滑落到下颔,然后滴落在泥地上溅起一蓬灰尘。他被疼痛激得“嘶嘶”地吸了两口凉气,挂在睫毛上的血珠还扰乱了他的视线。
杨修贤有些脱力地后退一步,倚墙站着。
“反正已经这样了,就是疼死,我也得死得好看点儿吧。”他苦中作乐地想着,随即大剌剌地抹了一把眼睛,又张开五指将乱糟糟的头发向后梳,露出了额头,和额角那个血淋淋的伤口。

韩沉就是在这个时候转过了头。
杨修贤半仰着头,他的手指还陷在头发里,半张脸上都是血污,尤其眼角那一块儿地方,擦出了一道格外猩红的痕迹,就好像什么妖异的红妆。那人额头的伤口还未凝血,就这么会儿功夫又滑出...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