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谢南翔/杨修贤】男科诊室监控录像201810160001

本文是写给群里一个小可爱的,但是我不造她的老福特艾迪,所以就不艾特了,希望小可爱能看出来,这个南南搞贤贤是为你写的😂

pwp

斜线表攻受

不会有201810160002及类推,不会有201810160001.1及类推,不会有......总之我估计是不可能有前文我也没肾写后文了

各种写了就会被屏蔽的play预警

虽然看起来可能有点像人格分裂但真的不是

文中提到的任何医学知识都经不起推敲请大家不要较真

如果,假设,万一,有性别为男的小可爱看到这这篇文,答应我,文中操作请不要轻易尝试,真病了请去正规医院看医生


由于几乎全文都是肉,所以

https://archiveofourown...

【赵云澜/赵云澜】永恒的终结(上)

小说澜/剧澜

斜线表攻受

有提及巍澜,不喜勿入


赵云澜最后一次从灵魂灼烧的苦痛中清醒,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镇魂灯中的岁月,不以月计,不以年计,这段过于漫长的时光,因着直接加诸于灵魂的痛苦,对赵云澜来说,一粒微小的尘埃走到宇宙尽头所耗费的时间,也才堪堪抵得过一天,从他化为灯芯那一天开始,属于他的时间便只能用“永恒”来计算了。

而这无尽的“永恒”中,始终是没有沈巍的。

可这竟然也让他在几次极为难得的清醒中自欺欺人地暗自庆幸,若是点燃镇魂灯的魂灵都已经无法感应到那个独一无二的灵魂,那他可不可以当作是,沈巍终于扔掉了那些背负了万年之久的重担,终于可以如茫茫众生,普通地出生,普通地...

【杨修贤/裴文德】【白宇水仙】大梦(序)

由于本文不会有肉,所以攻受随意了。

BE预警

话说北北水仙有没有群啊......一个人寂寞地写文,要写完真的好难................................................


杨修贤新得了一柄刀。

刀长二尺五寸,直刃,刀身银亮如雪,刀刃吹毛断发。

刀柄刀鞘都算不得精美,应当是一柄为了实用而不是装饰锻造的刀。

整把刀看起来寒气四溢,是一柄不可多得的好刀。若是在兵器铺子里看到它,杨修贤怕是要放弃大半年的花天酒地才能买下来。

但杨修贤是在一家古董铺子里发现它的。这柄刀躺在一众灰扑扑看不出原样的古物里,格格不入,它太新了。纵使看上去有被使用过的痕迹,...

【韩沉/谢南翔】谬以千里(2)

白宇水仙
韩沉/谢南翔,斜线表攻受
私设如山,慎入
韩神白女神谈过恋爱,但早就和平分手了
副cp白锦曦/徐司白
韩神白女神有失忆


韩沉这个人,脸好个高腿长腰细,身姿挺拔肌肉匀称,这样的人,不论干什么都挺赏心悦目的——就比如说,他现在手里拿着一根花花绿绿的东西,把人按在行李箱上抽屁股,配着他难得明显生气的表情,挺直的脊背,也是芝兰玉树,相当养眼。

当然,被抽的当事人完全不这么想。

“哥!我错了!啊!别打…啊!哥!啊!你说了…呜!…不打我…嗷!我错了!嗷!”

……

啊嗷呜交错,间隔着屁股被抽的清脆响声,节奏感极强。


“……咱……要不要……劝劝?”周小篆还没从“韩神抽人屁股”的...

【韩沉/谢南翔】谬以千里(1)

白宇水仙
韩沉/谢南翔,斜线表攻受
私设如山,慎入
韩神白女神谈过恋爱,但早就和平分手了
白女神cp徐司白,可能非常虐
韩神白女神有失忆

1
黑盾组来之不易的宁静而祥和的一天结束于韩沉接到的一个电话。
这一天,黑盾组的吃瓜群众们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鸡飞狗跳。

“哥!你在警局吗?没出任务吧?我刚到岚市!马上过来找你!你可千万别出去啊哥!”
韩沉都没机会开口说话,电话就已经被挂断,回想着电话那边迫切的语气,韩沉油然而生一股不祥的预感。
谢南翔这么说话,那百分之百是又闯祸了。

韩沉和谢南翔能认识,那绝对是缘分,还是祖上传下来的缘分。
韩沉比谢南翔大两岁,俩人小时候碰巧在同一家幼儿园。开学那天,韩家和谢家前后脚把孩子送过来,接...

【白宇水仙】【杨修贤/韩沉无差】狩猎

北北水仙真的好吃。
杨修贤太性感了。
韩沉太性感了。

杨修贤头一回受这么重的伤,血从额头顺着眼尾滑落到下颔,然后滴落在泥地上溅起一蓬灰尘。他被疼痛激得“嘶嘶”地吸了两口凉气,挂在睫毛上的血珠还扰乱了他的视线。
杨修贤有些脱力地后退一步,倚墙站着。
“反正已经这样了,就是疼死,我也得死得好看点儿吧。”他苦中作乐地想着,随即大剌剌地抹了一把眼睛,又张开五指将乱糟糟的头发向后梳,露出了额头,和额角那个血淋淋的伤口。

韩沉就是在这个时候转过了头。
杨修贤半仰着头,他的手指还陷在头发里,半张脸上都是血污,尤其眼角那一块儿地方,擦出了一道格外猩红的痕迹,就好像什么妖异的红妆。那人额头的伤口还未凝血,就这么会儿功夫又滑出...

【山花】不爱你(上)

魏了爱X白读书
是两个小可爱点的酒吧阴暗角落play
卡h注意
笔记本迟迟没修好我也很绝望
虽然还没真枪实弹地干上但我写的应该是魏白
角色死亡预警

魏了爱是一个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五好青年,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不良爱好,这眼看着跨过25岁大关都奔着30岁去了,也从没进过酒吧。
今天他终于是要突破这个第一次了,虽说是为了委托人,可想想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说到委托人,他也真是想吐槽一下,这委托人真的不争气,白瞎了一张帅脸,又事业有成,可对着自己看上的御姐女神,就是打死不敢去追人家,魏了爱真是为他操碎了心。他托一朋友打听到御姐喜欢来这家酒吧玩儿,就立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皇帝不急太监急地逼着委托人今天必须得过来,不说一步到位...

老福特真的好玩诶,我几年前发的文,好几年了都没事儿,今儿个给我屏蔽了= =

【双快银】“我踩碎了一朵花”

“我踩碎了一朵花。”

“嗯哼?”Pietro语气不算好,表情也不算好,毕竟任谁在路上走的好好的,却突然就毫无预兆的被人拉住后衣领,那个人还用超级速度拉着他就这么跑过了半个纽约城,都不会开心到哪儿去。纵然Pietro也是速跑者,他现在也仍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加速度弄得脖子疼。

“我,踩碎了一朵花。”Peter像是并没有察觉到对方的不开心,他盯着自己的水杯,专心致志地研究杯壁上挂着的水珠就好像那真的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听到Pietro的回应也没有抬头,只是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

“你踩碎了一朵花,所以呢?”Pietro被他搞得摸不着头脑,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么件小事儿怎么就值得Peter把他从市...

【魏白魏无差】记一次难忘的心路历程

大逃杀设定
不会有前也不会有后的
另外,请问山花有组织吗?

白敬亭抱着狙击枪躲在重重叠叠的叶子里,他现在离地最少有10米,又是在附近最高的山头上,无论局势怎么发展,他都绝对可以活到最后。
唯一的问题是魏大勋。
白敬亭盯着坡底下那片被树木圈出来的空地,有些焦虑地来回舔着嘴唇。
广播里没有报告过魏大勋的死讯,他现在还活着,白敬亭只能确认这一点。
问题是,他能相信他吗?
血的腥气早已经浸透了这片土地,闻着跟草木腥气已经没什么差别。先前下的雨被烧心的阳光蒸出了泥土,纠缠着那些腥气往人身上扑。白敬亭已经被蒸得有些泛红了。
可是他一动不动,只是死死地盯着那片空地,紧紧地抱着他的枪,没完没了地折腾自己已经被咬出血的嘴唇。

魏大...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