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牧歌/谢南翔】剧作记录

我群限定开头结尾大逃猜

开头 “医生,我病了。”

结尾 “你的名字是?”

我估计是要大修的,但是吧,我群都发了,所以我也发了_(:з)∠)_


 

“医生,我病了。”

牧歌在空白的文档上打下这行字,迟疑几秒,又删去了它。他盯着屏幕呆坐半晌,却一个字也没再写出来,死线还远,牧歌也不跟自己较劲了,索性合上屏幕,起身离开了书房。

这是牧歌新接的活儿,一个恐怖片剧本。

牧歌以前没写过这种类型的剧本,既没有经验,又没有灵感,连续一周,坐在电脑前都只能看着空白文档发呆。不过这几天吃饭走路都想着剧本的事,总算也构思出了一个模模糊糊的框架:一家突然被劫持的医院,不知名的劫匪只想看里面的人一个个死去。

很老套的故事,可如今写剧本限制太多,不能有什么怪力乱神的东西,还非要是恐怖片,那就只能是人作怪了,与其神神叨叨地加那么多云山雾罩的假象最后再一下戳破让人大失所望,倒不如一开始就坦诚这是一个人吓人的故事。

牧歌出了书房,也无事可做,便打算随便找家医院看看,一是有了原型场景构建会简单很多,二来在医院也许能找到一些灵感。

 

牧歌家附近最大的医院是仁华医院。

他漫无目的地在医院里走了几圈,消毒水的味道,嘈杂的人声,神态各异的家属,面无生气的病人,脚步匆匆的医生护士,这些是所有医院的常态。

牧歌简直要怀疑自己那个毫无逻辑的思路到底能不能真的成文——劫匪为什么要劫持医院?他怎么做到的?他为什么要杀人?病人怎么办?怎么开场?怎么收场?怎么高潮?

他脑子里就像塞满了被猫咪打乱的的毛线团,找不到头尾,理不清线条。

最后绕了一圈,牧歌无力地坐在门诊大厅角落的椅子上,几乎有些后悔自己接了这个活儿。

 

时候已经不早了,病人却一点没有减少。挂号窗口取药窗口都排着长队,大厅中间的排椅上坐满了人,不少人脚边还大包小包的堆满了行李。带小孩儿来看病的父母们急着挂号取药,有些已经无力看顾孩子,那些孩子们便自己玩闹,有的父母走远了,孩子便无助地大哭起来。

牧歌看着大厅中央那个坐在地上哭得声嘶力竭的女孩儿,犹豫了几秒,还是站起来走过去,想帮帮那个孩子。

他才走到那个孩子身边,还没来得及说话,孩子就突然自己站了起来,抱住了路过的一个年轻医生的腿,一边抽泣一边含糊不清地说:“医生哥哥,我妈妈不见了……呜哇!”

年轻医生吓了一跳,牧歌看向他,这位医生看起来更像一个娇生惯养的少爷,唇红齿白,脸上还有一丝残留的不耐,他低头看像小女孩的时候神色也算不得好,身上几乎找不出一点大众想像中的悲天悯人的医生气质。

“什么?”他话音也不柔和,像是学校里众星捧月的男生突然被不认识的女生告白时的茫然,只是普通的反问,也天然带着咄咄逼人的锐意。

牧歌有些担心,正想要开口帮小女孩儿解释,这位医生却轻柔地拍了拍孩子的头,又俯身把她抱了起来,生硬地拗出了柔和的语气,再次问道:“怎么了?妈妈怎么了?”

这假模假样的温柔竟也真的安抚了惊恐的孩子,她努力止住了哭喊,泪眼朦胧地抬头看医生,抽噎着回答:“妈妈说去拿药药,说,说要我等她,可是,可是好久了她都没回来。”

“我去找护士姐姐帮你好吗?”

“不要!”女孩儿听到这话又开始哭泣,喊着,“妈妈说要找医生!呜呜呜呜呜呜……医生哥哥,妈妈!我要妈妈!”

医生被闹得有些崩溃,手忙脚乱地轻拍孩子的后背,又急急忙忙地说:“行行行,我帮你找,别哭了!”

可哭泣的孩子却听不进去他的话,哭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医生被闹得烦了,俯身放下孩子,作势要走,说:“你再哭我可就走了!你还要找妈妈吗?”

孩子被吓着,哭得更大声,医生便真的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孩子瞪大泪花花的双眼,视线跟着医生走,彻底呆住,终于不哭了。

医生这才回过身来,走回孩子身边,掏出一块手帕给孩子擦脸,一边擦一边说:“不哭了?不哭了我们去找妈妈。”

他又抱起孩子,询问孩子的名字,末了还故意凶巴巴地警告说:“不许哭听见没有?你再哭我就不管你了!”

孩子还止不住的在抽噎,她脸上被业务不熟练的医生擦出了几道红痕,听见医生的话,扁扁嘴几乎又要哭,却只能硬生生地忍住,最终扭过身子,搂着医生的脖子,小脑袋埋在他肩上,闷着声音抽泣。

医生被软软的小身子抱住,懵了一下,过后却晕开了一个终于真正能叫做“温柔”的微笑。他抱着孩子转身走要走了,才看到一直看着这边的牧歌。

“你谁啊?”

“我看她一直在哭,想看看怎么回事儿。”牧歌温声回道。

“她妈妈不见了,我去护士站帮她广播找找。”医生没什么耐心地解释,“你自己看病去吧,这马上都要下班了。”

“好的,谢谢您。”

牧歌目送谢南翔——医生的胸牌上写着名字——走远,自己也转身离开医院,心满意足地回家。

他总算知道要写什么了。

 

牧歌打开文档,在空白处写下《太阳黑子》剧本几个大字,又行云流水地写好了故事大纲和人物小传,他的两个主角分别叫敬北游和秦诗,敬北游是工作没多久的医生,秦诗是沉疴缠身的病人。

敬北游是以那个叫谢南翔的年轻医生为蓝本创作的人物。牧歌虽然完全不认识谢南翔,可是年轻医生显然完全不会掩饰自己,就刚才看到的那一点片段,他都能想像出医生是个怎么样的人:娇纵任性,肆意妄为,大概是从小被浇灌了太多的爱意,骨子里还是泛着一点温柔。

牧歌喜欢这样的人。他想着他,几乎就能笑出来,可爱的人总是招人喜欢的。

他定定神,甩掉了那些不着边际的想法,敲下键盘,开始编织他们的相识——

 

001 急诊护士站,夜(敬北游,秦诗,夜班护士A)

急诊护士站没有病人,很安静,敬北游在跟夜班护士A小声聊天,秦诗从电梯出来,走向护士站。

秦诗:您好,我请护士长帮我留了药,她告诉我来这里取就好。

夜班护士A:什么?李护士长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是什么药?

秦诗:秦诗。羟氯喹片。

(夜班护士A翻找护士台)

敬北游:羟氯喹?疟疾?

秦诗(摇头):血卟啉病。

敬北游(吃惊的):血卟啉?

秦诗(点头,对夜班护士A):请问李护士长留了药吗?

夜班护士A(停止翻找):我没找到,要不你问问李护士长?

秦诗:好的。

(秦诗走到一旁打电话,然后回来)

秦诗:麻烦您了,李护士长让我明天过来。

夜班护士A:好的。

敬北游:我明天不上班,你既然不方便出门,我明天帮你送过去。

秦诗(惊讶的):不用不用,太麻烦了,我明天晚上自己过来就好。

敬北游:没关系,不麻烦,难得见这种病例,我完全不麻烦。

(秦诗沉默半分钟,敬北游盯着他)

秦诗:那我先谢谢您。

敬北游(满意的):客气。

 

 

……

 

011 住院部一楼大堂,夜(保安A,病人家属A)

大堂只有保安A和病人家属A在聊天。

大堂卷闸门突然开始关闭,保安A和病人家属A不解地看向大门。

医院广播(尖锐男声):大家好,我们来玩个游戏吧。游戏15分钟后开始,开始后不可以中途退出哦,不然,(停顿一秒,住院部外停车场爆炸),就会变成这样。好了,给大家一点准备时间,希望你们能让我开心。

保安A和病人家属A从未完全关闭地大门逃离。

 

012 市公安局指挥室,夜(赵市长,李副市长,公安局邓局长,消防局王局长,刑警队谢队长,刑警若干,消防兵若干)

人声鼎沸,所有人都在激烈讨论

赵市长讲话,突然安静

赵市长:现在情况怎么样?

谢队长:报告,有行动能力的病人在“游戏”开始前已经撤离,现在医院内5楼骨科病房,12楼外科病房、13楼内科病房、14楼重症病房有行动不便或是无法行动的病人及病人家属共349人,未撤离的医生护士共43人。狙击手、防暴警、谈判专家均已就位。

王局长:上一次爆炸明火已经扑灭,防爆科的同志们正在排查爆炸物。

赵市长:罪犯有没有进一步行动?

谢队长:没有。

赵市长:有罪犯的线索吗?

谢队长:没有。

赵市长:立刻去查!

谢队长:是!

 

012 急诊部护士站,夜(敬北游,秦诗)

急诊部只有敬北游和秦诗,安静的。

敬北游(焦躁的):我都说了我会给你送过去,你为什么要今天过来!

秦诗:我只是想见见你。

敬北游(愣住):我明天就去你家了,现在你怎么办?也出不去了!

秦诗:没关系。我很庆幸我今天来了。

敬北游:你才认识我几天?我不是什么好人,你没必要这样。

秦诗:……你很好,我很高兴认识你的。

敬北游:算了,你先跟我回办公室,谁知道那个神经病要干什么。

(敬北游拉着秦诗走,广播突然响起)

医院广播(尖锐男声):大家好,游戏已经正式开始了。我们第一轮怎么玩呢?对了,15分钟,15分钟后,顶层就要炸了哦。小可怜们,努力活下下去吧,让我玩久一点儿哦。

敬北游:这个神经病!倒数第二层是重症室,顶层炸了他们就全死了!你在我办公室好好待着,我去帮帮他们。

秦诗:我跟你一起去!你知道我的病不影响行动的。

敬北游(犹豫):一起就一起,我警告你,不许离开我太远,听见没?

秦诗:我知道的。

 

……

 

 

……

103 住院部一楼大堂,夜(敬北游,秦诗,医生护士若干,伤病员若干)

背景音:哭声,骂声,伤者的呻吟。

敬北游在照顾伤者和病人,秦诗在摆弄手机,敬北游走到秦诗身边,秦诗迅速收起手机,敬北游看见愣了一下

敬北游:你还好吗?有没有不舒服?

秦诗:还行,就是挺累的。

敬北游:那就好,不知道我们今天还能不能活着出去。

秦诗:你害怕吗?

敬北游:这时候还有什么害不害怕的……(笑)我当然害怕,我才25岁,还没活够呢。

秦诗:(笑)我也25岁,但总觉得已经活很久了。

敬北游:你就是关家里关太久了。我现在夜想开了,要是今天还能出去,我带你出去玩玩?

秦诗:玩什么?

敬北游:什么都行啊。抽烟喝酒烫头,蹦迪K歌开黑,你都没玩儿过吧?

秦诗:(笑)开黑我还是开过的。

敬北游:行,那就不开黑。唱歌!我告诉你,我唱歌可好听了。

秦诗:要不你现在唱两句?

敬北游:都说了等出去!再说了,这儿这么多人,太羞耻了吧。

秦诗(大笑):你竟然会害羞。

敬北游(生气):在你心里我到底怎么个形象啊?我怎么就不能害羞了?

秦诗:小少爷。

敬北游:嗯?

秦诗:你在我心里是小少爷。

敬北游:那你看人还挺准,我还真就是个少爷,我爸做医疗器械的,现在就指着我回去继承家产呢。

秦诗:那你为什么要来当医生?

敬北游:不当医生就要继承家产了!我才不要听他们的。

秦诗:(笑)你还挺可爱。

敬北游:什么叫可爱……我一个大男人,我这叫帅!帅懂吗?

秦诗:是是是,你最帅。

敬北游(得意):算你有眼光。你呢?你就没什么想玩的吗?

秦诗:没有。

敬北游:什么都没有?

秦诗:……算没有吧。我活到现在都算偷来的了,能有什么想玩的。

敬北游:什么叫算,有就说,我带你!

秦诗:真没有,想不出来。

敬北游:真没意思,你使劲儿想啊。

秦诗:我想出来了不管什么你都帮我?

敬北游:可以啊。

秦诗:……好。

秦诗:我想到了一定告诉你。

敬北游:这还差不多。

 

……

 

239 住院部3楼,凌晨(敬北游,秦诗)

楼道一片黑暗,安静无声。敬北游用手机照明,秦诗右臂刀伤。手机照亮的地方可见大片血迹。

敬北游:你还撑得住吗?

秦诗(虚弱):马马虎虎吧。

敬北游:你帮我挡刀干什么?我被划一刀不过受点伤,怎么也比你强啊。

秦诗:你不小少爷吗?细皮嫩肉的,受伤了还能动吗?

敬北游:你!我怎么也是医生好吗,读书的时候也是被同学练过扎针的。

秦诗:哟,小少爷真厉害。

敬北游:……你就是看准了我不会打你是吧。

秦诗:是啊。

敬北游:……行吧。

敬北游:你说我们能活着出去吗?

秦诗:不知道。

敬北游:你应该知道的。

秦诗:……

敬北游:你肯定知道。

秦诗:……

秦诗:你怎么看出来的。

敬北游:我们两可一晚上都在一块儿,每一次,每一次这个游戏有任何变化,你都在用手机。

秦诗:就这个吗?

敬北游:你还躲着我。你有什么事要躲着我?

秦诗(笑):确实。

敬北游:你还敢躲着我!

秦诗:我错了,小少爷。

秦诗:那你为什么还跟我在一起?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敬北游:你那么弱,我还打不过你?

秦诗:……

敬北游:你要想杀我,还帮我挡刀干嘛?

秦诗:……

敬北游:所以,秦诗,我们今天能活着出去吗?

 

……

 

 

……

 

250 住院部一楼大堂,日出时(敬北游,秦诗)

大门打开了,幸存者都在往外跑。敬北游想把秦诗拉出去。

敬北游:走啊!

秦诗:你走吧。

敬北游:你先出来!

秦诗:我不想活的。阿游,我早就不想活了。

敬北游:……

秦诗:我已经20多年没有见过阳光了,阿游,我现在已经很开心了。

秦诗:你快出去吧。我如今本来就不配活下去,你知道我害死了多少人的。

敬北游:……

敬北游:……太阳出来了我就出去。

秦诗(笑):好。

秦诗:你还记得你之前答应我的事儿吗?

敬北游:你想玩什么?你说。

秦诗:能不能抱我一下?

敬北游:……

(敬北游秦诗拥抱)

秦诗(笑):太阳出来了,你该走了,阿游。

敬北游:……

(敬北游再次拥抱秦诗,然后跑出医院大堂。)

(大楼地下爆炸,大楼崩塌。)

(完)

 

牧歌交了稿子,对方相当满意,爽快地付了钱。

之后,牧歌把自己关在家里关了整整一周。他完全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七天下来只吃了些水果,面包,喝了几口水。

他躺在床上,窗帘拉得死死的,连缝隙里逃出来的一丝阳光都要躲避。

牧歌在创作剧本时,完全把自己代入了秦诗这个角色,以至于现在写完了,也没办法走出来,他甚至也以为自己得了血卟啉病,见不得光。

他还失去了敬北游,虽然有两个拥抱,却完全不能弥补空洞的爱意。

牧歌静默地躺在黑暗地房间里,渐渐死去。

 

左左把他从床上挖了出来。

一周没有任何联系,左左甚至以为他死了。她跑到他家,按门铃没有人开,便直接喊人过来砸开了大门,把几乎死去的牧歌挖出来送去了医院。

 

牧歌醒来的时候只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剧本和医院,医生和病人,暗无天日的7天,都是他臆想出来的。

可他睁开眼,看到雪白的屋顶,又看到雪白的被子,闻见消毒水的味道,才后知后觉他是在医院。

牧歌苦笑出声,他竟然犯了这种错,竟然差点因为剧本里的角色死了。

笑声惊动了旁边的护工,护工立刻叫来了医生。

牧歌仍然很疲惫,他闭上眼,却忍不住又开始想敬北游和秦诗,想他那个不知所谓的故事,却冷不防听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

“是你?你的名字是?”

牧歌睁开眼,转过头——是谢南翔,是他亲爱的医生。

牧歌终于活过来。


评论(8)
热度(50)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