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白宇水仙】【杨修贤/韩沉无差】狩猎

北北水仙真的好吃。
杨修贤太性感了。
韩沉太性感了。

杨修贤头一回受这么重的伤,血从额头顺着眼尾滑落到下颔,然后滴落在泥地上溅起一蓬灰尘。他被疼痛激得“嘶嘶”地吸了两口凉气,挂在睫毛上的血珠还扰乱了他的视线。
杨修贤有些脱力地后退一步,倚墙站着。
“反正已经这样了,就是疼死,我也得死得好看点儿吧。”他苦中作乐地想着,随即大剌剌地抹了一把眼睛,又张开五指将乱糟糟的头发向后梳,露出了额头,和额角那个血淋淋的伤口。

韩沉就是在这个时候转过了头。
杨修贤半仰着头,他的手指还陷在头发里,半张脸上都是血污,尤其眼角那一块儿地方,擦出了一道格外猩红的痕迹,就好像什么妖异的红妆。那人额头的伤口还未凝血,就这么会儿功夫又滑出了一道血痕。
他靠在墙上,看着松松垮垮的,脊背却因为疼痛而挺得笔直。察觉到探究的视线,他有些紧张地屏息回望过去,又马上因为对对方的熟悉和马马虎虎的信任而卸掉了这一口气,还没心没肺的勾起嘴角,奉送了一个与往日别无二致的满是诱惑的笑容。
韩沉面无表情地收回了视线。

面前这些下三滥的小虾米对韩沉够不成威胁。他手脚利落地收拾着这群杂碎,思绪却有些恍惚地飘远了。
他没见过这样的人。
那人与他身量一致,面容肖似,除此以外却没有半点跟他一样的。
他的脸上绝不会出现那样的表情。
他再一次意识到,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而这个认知,搀着刚才那点血淋淋的风情,竟然好像一道电流划过他心头,带出了令他无法忽视的颤栗的兴奋感,游荡在他的体内。
韩沉终于笑了,就像一头终于找准猎物的雄师,沐浴着午后毒辣的阳光,慵懒地、优雅地缓缓抬起眼皮,给猎物送去了最热烈最深爱的注视。

评论(3)
热度(19)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