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山花】不爱你(上)

魏了爱X白读书
是两个小可爱点的酒吧阴暗角落play
卡h注意
笔记本迟迟没修好我也很绝望
虽然还没真枪实弹地干上但我写的应该是魏白
角色死亡预警

魏了爱是一个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五好青年,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不良爱好,这眼看着跨过25岁大关都奔着30岁去了,也从没进过酒吧。
今天他终于是要突破这个第一次了,虽说是为了委托人,可想想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说到委托人,他也真是想吐槽一下,这委托人真的不争气,白瞎了一张帅脸,又事业有成,可对着自己看上的御姐女神,就是打死不敢去追人家,魏了爱真是为他操碎了心。他托一朋友打听到御姐喜欢来这家酒吧玩儿,就立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皇帝不急太监急地逼着委托人今天必须得过来,不说一步到位,起码得先认识认识吧。
对了,魏了爱是个职业红娘,立志为人类的幸福和性福而奋斗终身。
虽然他自己还是个单身狗。
 
魏了爱第一次来酒吧,确实不太适应这个光怪陆离的每个角落都是妖魔鬼怪的妖精洞府氛围,但好在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凭借着多年阅读小说观看剧集打下的扎实功底,他还是有惊无险的圆满完成了自己地僚机任务,这会儿终于可以自己跟边上松快松快了。
他端了杯酒,就跟蜘蛛精那几回的唐僧似的,尽力缩着自己的长腿长手,小心翼翼地绕过这满屋子妖精找了个相对安静的卡座窝进去。
坐下去之后才发现,这里已经坐了一个人。
魏了爱本想打个招呼说声“抱歉,坐会儿就走”,可那人蜷在沙发和墙围出的夹角中,抱着膝盖埋着头,看着也不打算动弹,魏了爱便住了嘴,默默地坐在离那人一个身位的地方,一边喝酒一边观察着附近的妖精们。
对这个新奇的世界,他看得认真,自然也没发现旁边那人静静地抬起了头盯着他。
 
白读书喝得挺多的,脑子都不太清醒。他平常去的都是清吧,在悠扬的民谣小调里做一个遗世而独立的文艺青年,可现在民谣已经成了他的心碎开关,一听见就能让他千疮百孔的心再次血崩,哪还有心思做什么文艺青年,还是在这种热闹的酒吧醉生梦死实在点儿。
哪怕喝多了,文青本青白少爷也依然感觉自己跟这里格格不入,“热闹都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他想着,蜷在墙角暗自伤神,让被酒精麻痹的神经吊住他岌岌可危的性命。
直到有人在他旁边坐下,他才晕乎乎地抬起头瞅了人家一眼。
然后整个人就傻在那儿了。
这不是他爱人吗?!
白读书还以为自己喝多了眼花,他大力揉了几下眼睛,又瞪大眼看过去,才发现一点微妙的不同。
眼前这人看起来青涩得很,在这个妖精洞里比自己还要格格不入,他正襟危坐,小口小口地抿酒喝,看着乖巧得不行,完全没有前男友那种做惯了驻唱歌手的洒脱和自在。
白读书晃了晃脑袋,强令自己缩回角落里,可他的双眼却不甘不愿地死盯着人家,自虐似的想要在那张熟悉的脸上硬是找出一点慰藉。
他当然不可能找得到,他的爱人已经流干了血,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他从来无法接受爱人自杀这件事儿,厚重的爱意混合着血泪一刻不停地凌迟着他,长久的摧残让这腔爱欲渐渐冷却,孳生出本人都心惊的恨。
他就那么满怀恨意又深情地盯着人家,半晌,被酒精糊住的脑子终于丛生出满满的恶念:“小爷我他妈的喝醉了!就是干了不撩人的事儿又怎么着吧!”
他这么想着,舒展开自己已经有些僵硬的躯干,身体前倾趴在沙发上爬过去凑上前,抢走那人的酒甩在旁边的台面上,他捧住那人的脸——因为明知对方只是个倒霉的替罪羊还带上了一点小心翼翼的不合时宜的虔诚——在对方呆愣的注视中恶狠狠地吻了上去,还得寸进尺地噬咬那冰凉的嘴唇,硬生生地把自己塞进人家嘴里,暧昧又缱绻地舔过齿列,更想要凿进这柔软的内里,去纠缠对方滑腻柔软的舌头。
魏了爱看清旁边人的脸的那一刻感觉自己就像被雷劈了。
这张脸,这个日日夜夜缠绕着他的梦靥,裹挟着漆黑冰冷的海浪,卷上他的身体,一瞬间带走了所有的体温,几乎要熄灭他的生机,让他回到他人生中最绝望的一刻。
他在见着那人眼神的时候就知道这绝不是自己的爱人,他的爱人天性乐观,双眼总是洋溢着温暖的神采,绝不像眼前人的清冷和阴郁。
可他仍是舍不得放开这一点幻象,他绝望地闭了闭眼,又立刻睁开看着近在咫尺的泪痣,就像看到自己心头狰狞的伤口在汩汩地淌着黑血。
他唇齿微启,几乎是发着抖探出舌尖,勾连着对方来填满自己巨大的空洞。
 

评论(5)
热度(16)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