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爱客】渡劫(1)

被自己的勤劳感动

表cp是死神X王大锤


1

       王大锤是个废宅。

       没有什么远大志向,连脚踏七彩祥云去迎娶意中人这种中二想法都因为年幼无知时救了一条小白蛇却被反咬一口这种写进了教科书的典型案例而从来没有萌发过。

       他小富即安,抱着自己的死工资,业余爱好是打游戏、打游戏和打游戏,若不是工作必须,那便既不打算再升级一下专业技能更不打算点出新的技能树。

       他怯懦胆小,没必要绝不出门,有必要也尽量不出门,升了二十八次级社交技能从未加过点,技能树这块儿一直是灰着的,路遇女神小美跟他打招呼他都不敢抬头直视人家大大方方回一句“你好”。

       王大锤是个善良的废宅。

       诸如扶老人家过马路,把迷路小孩儿送到警察叔叔那儿,拾金不昧这种写进了教科书的典型案例他干过不少,喂喂流浪猫狗,送它们去做绝育之类没有写进教科书的非典型案例他也没少干。

       王大锤过去二十八年的生活平静祥和得就像他谨小慎微写好了测试过了没什么人用的程序,连bug都没出过几次。

       直到今天。

       王大锤捡回了一个死人。

 

       其实也不能算死人。

       王大锤跟刚从他床上坐起来,自称死神的烟熏红唇中二病晚期患者大眼瞪小眼,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实也不能算捡回来的。

       这位“死神”就倒在他家门口,当时暴雨倾盆,他看人浑身湿透倒地上也怪可怜的,就把人扶进了自己家,尽管当时触手冰凉也不可能想得到这位根本没呼吸没心跳。

       后来给人擦擦干换了自己睡衣放床上才发现的,王大锤吓得当时就要打电话报警了。

       好在“死神”醒的及时。

 

       王大锤是原本是一个笃信唯物主义的好青年,现在三观正在重组,他自然觉得“死神”的话很荒谬,可事实摆在这儿,又不由得他不信。

       “这不科学。”他瞪大眼睛,喃喃自语,紧跟着就打了个喷嚏。

       王大锤这才想起来刚给人家换了衣服,自己身上还半湿不干的,这会儿都冷得直打哆嗦,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死神,想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又不太敢。

       死神自然注意到了,说:“快先去洗个澡,别着凉了。”语气居然还很温柔,居然还面带微笑!

       王大锤再一次受到冲击,一脸玄幻地就往浴室去了。

 

       然后什么都忘了带。

       王大锤站在浴室生无可恋。

       这要是家里就他一人,也就直接出去了,可今天外面有位死神啊!就算他笑得很好看,很温柔,王大锤也觉得要是直接出去可能会被收走小命。

       “那个……死……死神大大,您能帮我拿一下衣服吗?就……就衣柜里随……随便拿就行了。”

       “好。”

       就一个“好”字竟然也能听出很温柔。王大锤裹着浴巾保暖,脑子里迷迷糊糊地想。

       死神居然给他翻出了压在衣柜最底下他当年脑子被门夹了才买回来的毛绒绒无脸男连体睡衣!他僵硬地套着衣服,已经不敢去脑补地狱到底是个什么光景了。

 

       死神竟……居……特么的会做饭!

       王大锤穿好衣服出来,看到死神在饭桌旁招呼他吃饭,除了爆粗口已经想不出更多的副词来表惊讶了。

       虽然只是一碗面,但这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一碗面!死神就好像知道他的口味一样,咸淡适中,既不油腻也不寡淡,明明只放了个蛋,乳白色的面汤喝起来却特别鲜美,而且有一股莫名熟悉的能勾起一些幸福回忆的味道——虽然他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回忆的。

       “死神大大,难道你们工作考核还有做饭这一项?”王大锤喝完了最后一点儿面汤,问对面一直盯着他吃面的死神,刚才心里那些害怕早就在美食的作用下消弭于无形了。

       “当然不用,”死神被王大锤逗笑了,“我爱的人以前特别喜欢吃而已,”他笑着回忆,“每次为了找好吃的都五行三界的乱跑,我嫌麻烦,干脆就学了做给他吃。”

       连王大锤都能听出来这句话是被蜜糖加持过的,单身狗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以前?他现在不爱吃好吃的了?”为了拯救孤单的自己,王大锤利索地get到了重点。

       “现在啊,也挺爱吃的,”死神看着王大锤,嘴角翘出一个柔和的弧度,“只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不像以前一样能天天给他做,”他浅笑的双眼里揉满了爱意,晃得王大锤整个人都恍惚了,“也不知道厨艺有没有退步。”

       “没有没有,比以前更好吃!”王大锤想也没想就说,话语落地才意识到哪里不对,立刻怂怂地低下头假装研究瓷碗的花纹。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死神轻笑着,对面的人连发顶都透出窘迫的意味,他忍住揉人家头的冲动,柔和了语调问,“吃饱了吗?要不要再做点别的?”

       “不用不用,吃的特别饱!”王大锤急忙又抬起头来回答道。

       “真的吃饱了?千万别不好意思。”死神看着那张红晕尚未散去的傻呆呆的脸,总忍不住逗他。

       “真的!”王大锤稍稍提高了点儿音量,为表真诚还揉了揉肚子,“你看这都有小肚子了!”

       “嗯,饱了就好。”死神终究还是没忍住伸过手去把人头发揉成了鸟窝,王大锤想躲又不敢躲,只能委屈巴巴地盯着死神看。

       不应该是这样的。死神想,他跟王大锤对视了两秒,回过神来又盯着自己手愣住了。

       终究还是变了。他想。

 

       王大锤不知道死神为什么突然盯着手发呆,也不敢去打断他,自己悄摸摸地收拾了碗筷去洗碗。

       “对了,有件事儿要请你帮个忙。”

       才刚走出两步,身后就传来了死神的声音,王大锤吓得手一抖,差点儿摔了碗。

       “什么事儿?”他转过身问。

       “我这次受的伤有点重,现在没法儿回去,可能要在你这里借宿一周。”

       死神的声音还是一样的温柔,可王大锤还是觉得他跟刚才似乎有点不一样了,“好啊。”社交废物不带犹豫地答应了陌生死神的留宿请求,尽管以前他连路上的流浪猫狗都没让在家过过夜。

       “谢谢,”死神笑得更好看了,“那作为报答,我做饭给你吃吧。”

       不应该是这样的。王大锤想,他傻傻地盯着死神,也不知道哪里有问题。

       他本来就该做饭给我吃。王大锤被脑子里冒出来的话吓了一跳,完全搞不明白这么恬不知耻的想法是怎么产生的。

       “好啊好啊!我都没有吃过更好吃的东西了!”最后他只能说。


评论
热度(3)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