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龙蟒】柴米油盐酱醋茶(三)

平行世界,勿扰真人


5

       秦志戬其实只是马龙大学的选修课老师。

       大一那年,马龙由着心头那点儿历史遗留下来的中二病选了这门跟自己专业八竿子打不着的选修课——社会心理学,也多亏得这点儿中二病,马龙才收获了一个亲妈似的的老秦,才有机会认识了他亲爱的小怪兽。

       选修课认认真真听讲的人其实很少,可马龙天生是个严谨的性子,虽说是选修课,马龙仍然是兢兢业业准时准点,每节课都坐在最前头,课堂笔记和必修课一样完美,连期末论文都毫不放松地写了3w字。

       马龙这批学生是秦志戬第一次带选修课,秦老师本着节能原则本来打算差不多就行了,可是马同学刻苦学习的劲头成功地调动了他的积极性,让他拿出了对待本系学生专业课的态度来讲这门选修课,甚至课堂纪律作业标准都丝毫不放松。到了第二个学期,秦老师惊讶地发现,课堂上的学生除了马龙就是本系熟面孔——其他院系的都被吓跑了,本系的全是慕名而来。

       新学年开始,这门选修课终于又迎来了一位才踏入青葱岁月的新同学——许昕。这位新同学成天笑得跟向日葵一样——这么说也不对,他自己本身就是太阳。

       许同学热衷于跟秦老师顶嘴,许昕口才好到能说单口相声,秦志戬为维持为人师表的高大形象而封印多年的毒舌功力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这让这门选修课的氛围变得十分轻松愉快,以致于在这一年的第二个学期,秦老师的这堂课声名响彻全校,虽说选课的还是那么些人,可是每节课都有大批没课的学生过来旁听。

    

       马龙和许昕很快熟悉起来一点儿不奇怪,毕竟一门选修课这么些人,只有他俩不是心理学专业的。

       可让一众心理学学生十分不平衡的是,秦志戬跟这俩“外人”的关系也要比跟他们好得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同学在校园BBS上酸溜溜地发帖:

       “明明我们才是嫡亲的徒子徒孙!为什么那俩外院的成了秦老师的亲儿子!”

       秦志戬看到这样的话颇有些哭笑不得,还莫名地对本院系的学生产生了微妙的愧疚感,可老秦同志感情内敛得很,除了教学生教得更呕心沥血之外,也没有更多的表示了。

       倒是许昕看热闹不嫌事儿大,顶着大名跑到那个帖子下面去留言:

       “可能我和师兄的长得可爱点儿。”

        许昕自己留言还不算,还撺掇马龙一起。马龙这辈子的调皮捣蛋的劲头估计都攒起来就等着许昕来勾了,许昕一说,他就极有兴致地去为许昕撑腰:

       “也不是说可爱吧,可能就是我们俩比较招秦老师喜欢,因为我看秦老师电脑桌面也是大昕给我俩画的画像。”

       这一掺和,此贴一片腥风血雨。

       秦志戬看到这俩兔崽子的留言都被气笑了,他把俩人叫到办公室,先问马龙:“我那桌面不是你换的吗?你也有脸往外说?”

       也不等马龙回话,秦志戬接着说:“你说你一手黑客技术干点儿什么不好,就来换我电脑桌面?”

       马龙垂着头,也看不清神色,就听见奶声奶气地说:“秦老师对不起,大昕画的那么好看,我以为您会喜欢的……既然您不喜欢,我再给您换回来吧。”听着真是委屈死了。

       许昕在旁边听着就有点急,梗着脖子一副英勇就义地样子开口:“秦老师您别怪师兄,那是我让他换的!留言也是我去的!”

       马龙也急了,扯着许昕的袖子把他往后拽,声音也大了些:“您别听他乱说秦老师!您还不知道我吗?”

       秦志戬看着这俩学生互相揽罪,开始反思自己平时是得有多吓人啊。秦志戬抬手制止俩人继续拉拉扯扯,清清嗓子说道:“行了行了,我说了我不喜欢那画吗?”

       马龙许昕乖乖地站着,小心翼翼地看着秦志戬,满脸写着“岁月静好我很乖巧”。

       秦志戬看着这两张脸也说不出什么重话,就直接说:“我也不说别的了,我那些学生现在是一副心灵脆弱需要拯救的样子,你们自己搞出来的事儿,罚我也不罚你们,下节课我也不讲课了,你们一人一万字检讨,就跟那儿声情并茂地念给他们听吧。”说罢挥挥手,就让他们先回去。

       马龙许昕听这话都呆滞了,许昕颤颤巍巍地说:“这还不算罚呀?”

       秦志戬抬头一个眼刀飞过去,说:“不然呢?我今天上专业课他们都跟我哭一天了,不让你们表示表示这课我还要不要上了?”

       许昕还想说什么,秦志戬却头也不抬地指指大门,俩人只能垂头丧气地走了。

       隔天秦老师的社会心理学课下课后,心理学学生欢天喜地仿佛在过年,而马龙和许昕却跟霜打的茄子一样,一下课就立刻离开了。

       此后,马龙和许昕朗读检讨的这堂课被好事者录下来做成视频,在学校里一届又一届地流传至今,成了广大学弟学妹必须了解的一大校园传奇。

   

       马龙许昕相继毕业,跟秦志戬的关系却没淡过,秦夫人做得一手好菜,师兄弟还经常去秦志戬家里吃吃饭什么的。

       马龙走到客厅,给秦志戬打电话。

       “秦老师,师母会做红烧肉吗?”

       “怎么了?想吃肉了?”

       “大昕想吃,我想跟师母学学怎么做的。”

       电话那头安静了十多秒,秦志戬才接话:“怎么想着要学做饭了?你们俩进过厨房吗?”

       “老吃外卖也不行嘛,我跟大昕也是很上进的。”

       “你们俩是挺上进的,除了学做饭都挺上进的。”

       “秦老师……”

       “好了好了我去跟你们师母说,想学就早点儿过来!”

       “诶!谢谢老秦!”

 

评论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