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龙蟒】柴米油盐酱醋茶(一)

平行世界,勿扰真人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1

       吃饭是个大麻烦。

       当家里的两个人都不会做饭,而且都已经对以家或是公司为圆心以五百米为半径的区域内所有能吃的东西都深恶痛绝时,吃饭就是可预见的人生中最大的麻烦。

       许昕曾经认真地思考过,他和马龙是不是在出生时就已经把厨艺这一技能的属性点全部分配给了其他,并且在此后的成长过程中也从没有在获得可分配技能点时想到厨艺——这个看似没什么大用但实际关乎民生问题的重要技能,才导致他们现在吃饭都成问题。

       “教练,我想学做菜!”面对这看着好吃吃着恶心但不吃不行的外卖,许昕痛心疾首。

       “那我们明儿自己做吧。”马龙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快餐盒里的汤汁,脸上明晃晃地写着“嫌弃”两个大字。

       “你会?”许昕霍然转过头,“我可不会。”

       “不会就学嘛,我就不信这做菜还能比应付甲方难,”马龙把一次性筷子扔碗里,放松身体靠在沙发上,“这外卖我也实在是不想再吃了。”

       “……这倒也是,”许昕也扔了筷子,往后一仰脱力地倒在马龙旁边,说:“这外卖我吃着也恶心,那明儿我们试试?”

       “成。”马龙侧眼看看倒得四仰八叉的许昕,顺手呼噜乱了他的头毛。

 

2

       许昕生无可恋地坐在办公桌前,身体前倾,脑袋几乎都要凑到电脑屏幕上,面无表情地修改那份已经改过一百三十六次的图纸。

       办公桌上,一堆有用的没用的手稿砌出的缝里头凄凉地立着半杯已经冷透的咖啡,右手边纵横交错的尺笔等工具上面一个只撕了一小块的手撕面包正用闪烁的油光试图引起人类的注意以实现它最后的价值,然而在场的唯一一位人类的大脑和胃都无法被已是人老珠黄的它的美色所惑,恐怕它最后的归宿只能是凑合着与咖啡配成一对,共同奔向办公桌脚边那个已经新陈代谢好几回的垃圾桶了。

    

       好事多磨。

        一波三折。

       一个简简单单的计划——学做饭,尚未成型便胎死腹中。

       许昕在改图改到精神恍惚的间隙里偶尔还会分神悼念一下这个美好的愿望,另一方面,他脑子里面的迷你版自己正抓着迷你版马龙的领子死命晃,小人儿嘴里咆哮着吼出对马龙的控诉:“没事提什么甲方!不知道FLAG立不得吗!”

       许昕已经被迫连续三天在惨白的灯光下,在笔掉地上会有回声的办公室里跟图纸、计划书和垃圾食品进行生不如死的约会,而在他之前,马龙在另一个毫无人性关怀的空间里几乎是连续四十八小时地赶工编程测试改bug,等从媲美生死一线的工作岗位上撤下,马龙的双手跟鸡爪子也没太大区别了。

       

       明天又是周末了。

       许昕强行把自己从图纸的海洋里拎出来晾了一分钟,这一分钟内,咖啡和手撕面包这对苦命鸳鸯终于又实现了一部分人生价值,与此同时有五个字通过头顶的卫星进行了一次短途旅行后顺利抵达几公里外的一只手机上,手机的主人瞟了一眼微信提示,便放任自己的双手暂时和键盘离婚。

        马龙扭扭脖子,左手捏了捏僵硬的后颈,右手拿起手机划开微信,看着上面的消息笑得有点无奈,他思索了一秒,敲了几个字回过去,之后双手便又不得不立刻与键盘复婚了。

  

       “想吃红烧肉。”

       “明天给你做。”

 

 

评论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