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爱客】渡劫(2)

全是瞎编,别信

为防有人不知道,名词解释一下:

S/L大法:save/load,就是存档/读档的意思


2

       “大王叫我来巡山……”

       王大锤眯着眼,伸出一只手在床头摸索手机,试图关掉刺耳的闹钟再睡5分钟,可伸出的手却被另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王大锤被冷得一个激灵,清醒了一半,他挣扎着睁开眼看向那只手的主人,只一眼,另一半也被吓醒了。

       “你谁!”王大锤猛地拽回手,连人带被子一起缩进床角瑟瑟发抖。

       眼前的人也有些错愕地看着他,这人的双眼因为吃惊而微微睁大,浅红的薄唇凝固成一个有点僵硬的微笑,头发由于逆光的缘故被染成了金棕色,跟刚才手上冰凉的触感不同,他看起来整个人都泛着一股恰到好处的暖意,连身上眼熟的普通白t和大裤衩都被渲染得仿佛自带圣光。

       眼熟的普通白t和大裤衩……

       这不是我的吗!王大锤回过神来,又仔细打量了眼前人几秒钟。

       “……死神大大?”王大锤迟疑地问道。

       “是我,”死神放下手,微笑变得自然,“你这是怎么了?吓我一跳。”

       “……没睡醒,没睡醒。”王大锤讪笑着,放开死死抱着的被子,内心疯狂吐槽:“卧勒个大槽!你还吓一跳我都吓死了好吗!你谁啊卧槽!你卸了妆原来这么帅的吗!你们地狱招人是不是看颜值的啊!你以前勾魂都靠色诱吧大大!”

       王大锤看着又呆呆的没了动静,死神等了半分钟,无奈地笑着俯身过去揉他的睡得乱糟糟的头发:“怎么又呆住了?”

       王大锤愣愣地抬起头来看他。

       “我做了早餐,现在起来的话你吃完刚好能去上班了。”温柔的低音炮和着笑意。

       “妈妈,天使,这里有天使。”王大锤被好吃的,和声色所迷惑,禁不住喃喃出声。

 

       王大锤坐在饭桌前,埋头吃着死神做的早餐,拒绝抬头让还在厨房忙活的死神有机会看到他的脸。

       他耳朵红得能滴血,其实他现在可能全身上下都被羞耻心蒸成了粉红色,一回想起刚才那句傻出了风格傻出了水平的傻话,和笑得不能自已的死神,他就想质问苍天为什么人生不能使用S/L大法,或者为什么不能干脆整个砍掉重练。

 

       死神正在准备给王大锤带去公司的午餐,他几乎止不住自己的笑意,明明还是一样,根本就没有变,他甩甩头,把昨晚那个瑟缩的、惧怕他的王大锤甩在脑后,把心底的那点迷惑也一并甩掉。

       这才合理嘛,死神想,他的明明是天生地养的金莲,自然合道,得天地宠爱,连天人五衰这种三界五行中逃脱不掉的宿命都不用经历,纵使历经百劫千劫,也不会沾惹半点尘埃。

 

       自盘古开了天地,世间生灵数之不尽,形态各异,可究其根本,却只是分为两种——一是天生地养的灵,他们得天地宠爱,与天地同寿,灵台清明,不经劫难,不入轮回;二则为后天繁衍,花鸟虫鱼,飞禽走兽,草木精怪,魑魅魍魉,不一而足,这一类大抵都是没什么灵性的,以万千取一方有能蜕凡化灵的。

       蜃就是这万千取一。

       他这一族,乃是蛇与雉鸡在正月交合,受孕产下的卵被天雷打入地底,如此两三百年,这枚卵若有幸能长到成熟化为灵石,再受月华浇灌方能孵化,化为蜃龙。

       蜃的出身更加奇异,其父青龙,其母朱雀,都是天生地养的灵兽。他被深埋地底数千年,方才长成,又机缘巧合,得享月华,才终于变成一条懵懵懂懂的小龙,游在一汪不知何时形成的深潭里。

       莲就是长在这汪深潭中的。

       他无根无源,只是某日小龙在外面耍够了回家,却发现本该空无一物的水中突兀地杵着一枝尚未盛开的金莲,那尖尖的小角无风自动,轻轻晃动的样子竟像是说不出的高兴。

       蜃自以为悄悄地游过去,探出一只爪子小心翼翼地去触碰那挺拔的细茎,金莲察觉他的触碰,晃动的幅度更大,蜃只觉得突然身体一轻,就被一片大大的金莲叶托起,莲叶边缘卷起,学着他的样子轻柔地碰了碰他的的龙角。

       这便是初识了。

 

       王大锤的午餐,死神完全是照着明明的口味准备的,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他本已不常回忆过去,可现在终于见了人,还是忍不住一遍遍地把旧日的时光翻出来咀嚼,再与此时此刻客厅里被羞耻心淹没的人一一比对。

 

       莲用了整整三千年才开花。

       这三千年,他被桎梏在这汪水潭里,寸步不能离,甚至连水潭都变成了湖泊又化成了汪洋,他还是一个金灿灿的花骨朵,尖尖小角可怜又可爱。

       蜃倒是时常出去,游历三界,增长见闻,他每次都不会离开太长时间,可他一走,莲还是无聊寂寞得一身金光闪闪都仿佛要掉色。

       蜃在家时,就盘在离莲最近的叶子上,吐出一片蜃云,把所见所闻都化作蜃景,让莲看一看这大千世界的模样。

       莲第一次看到人吃东西时,非常惊奇。他是不用吃东西的,蜃也不用,他看着人杀死一头虎蛟,又扒皮抽筋,还被吓得抖了几抖,可后来见人生起火来,将虎蛟肉架在火上,一段时间之后取下来直接一口咬下去,却又开始好奇起来,这是在做什么?

       他卷起莲叶碰碰蜃,等蜃直起身子来看他,他却只能急得大力抖动自己的花茎——不会说话可真是太造孽了,莲生灰暗啊。

       蜃好笑地看着莲抖出一片幻影,相处时间太长了,他只看一眼就能知道莲在想什么,可莲着急又没法子的样子真的太好玩儿,蜃总喜欢逗他。

       “怎么了?”蜃问,他歪着头盯着莲,每一片龙鳞都闪着愉悦的光。

       莲当然也能感觉出来蜃在想什么,他气急败坏,收了蜃身下那片叶子,让他狼狈地掉进水里才开心起来,还控制着周围的叶子都过来围观。

       蜃滚了几滚才从水里钻出来,一出来就看见数不清的叶子围着他竖立着,这场景真是说不出的好笑。蜃一点没脾气,还好声好气地哄:“来来来我给你说,给我片叶子躺躺嘛。”

       莲又让叶子们骄傲的摆一摆,这才让刚才消失的那片大叶子重新出现。

       “他们在吃东西,”蜃懒洋洋地窝在叶子中间,解释,“这世间大多数生灵都与你我不同,他们有生老病死,必须要要进食才能活下去;这个是虎蛟,据说味道十分鲜美,就算粗劣的用火随意烤制也非常好吃……”说完,他又化出一片新的蜃景,跟莲解释:“这是……”

 

       三千年过去,这片海被接天的莲叶填满,空中长久地凝结着散不去的蜃云。在这片海的正中央,暗金的神龙盘着巨大的龙躯,护着中心一朵耀目的金莲。

       当金乌初升,第一缕光照进这里,天边响起空灵的道乐仙音,金莲的重重花瓣次第舒展,柔和的金光渐渐变得刺目,终于盖过天日的光芒,八十一片花瓣完全展开,妙韵天成的金莲开花了。

       蜃低垂龙首,温柔地注视着他的莲终于长成。

       金光慢慢散去,一个笑得傻傻的少年出现在蜃眼前,他好奇地看着自己的新身体,又急急忙忙抬头看着身前的巨龙。

       “你……我……名。”他磕磕绊绊地说,指指巨龙,又指着自己,正逐渐化为纯黑的金色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蜃,急切地等着一个回答。

       “明,”蜃低沉的声音柔和亲昵,“膺日月之光华而犹胜之,你的名字就叫明。”

       “明……明……”莲垂头低声呢喃,欣喜地接受了自己的新名字,半晌,他复又抬起头,指着蜃说:“浩!”

       “我叫浩?”蜃的话语里溢出止不住的笑意,“为什么?”

       “云……云卷……云卷云舒,浩如……浩如烟海,渺若风波,万古如一。”莲越说越顺畅,清亮的嗓音终于能好好表达心意,他指着遮天的蜃云,笑吟吟地看着蜃,“浩浩淼淼远胜汪洋。”

       蜃也笑吟吟地看着莲,说: “好,从今日起,我的名字便是浩。”

       语毕,蜃轻柔的卷起莲让他登上自己的身躯,一声悠长的龙吟,便跃上了九天,“坐稳了,我带你去看看这世间。”

评论
热度(1)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