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龙蟒】琴棋书画诗酒花·暗香(上)

我已经找不到id的一个妹子的点梗,半年写了不到3000字儿……我有罪……
还答应了另一个妹子要写肉,可我还卡着……不过那个妹子心情不太好,所以先发一半聊以慰藉……

《柴米油盐酱醋茶》番外,番外7篇,全部写肉,对应琴棋书画诗酒花,目前加上这篇我自己只脑出了3盘肉,所以欢迎点梗,我挑写的出来的没撞我自己梗的写。

文辞寡淡,毫无亮点。

最重要的,一切都是我瞎编,勿扰真人,不妥即删。

1   
       酒吧后巷又黑又静,灯光和星光都不愿光顾,纸醉金迷声色犬马都被一堵墙阻隔,许昕现在就被按在这堵墙上。 
       许昕自认为还算清醒,尽管他刚才摄入了不少他往日里敬而远之的酒精,但他仍然认为他很清醒,起码比现在正按着他亲吻的马龙要清醒得多。
       其实你要真想亲我换个地方也行的,许昕挺想跟马龙说。他靠着的这堵墙质地太粗砺,背部不轻不重的痛感一面将他固定在理智的边缘,一面把他推向欲望的深渊。
       可他开不了口,他的唇舌都被马龙占有,他的声音被这个危立悬崖的亲吻攫取,而他似乎很清醒的大脑正冥思苦想这一切的由来。

2

       许昕很快乐,他拎着一只酒瓶混迹在各色人群中,左边的学姐学妹亲亲密密地围在一起讲小话,时不时抬头看一眼他又立刻笑着收回视线,右边的学长搂着他的肩膀,跟随着音乐愉悦地晃动身体。
       他晃过去跟学姐学妹闲话两句酒吧旁的小桥流水,便被她们哄得喝了半瓶子酒,他招架不住地晃回来扯着学长赞颂转播中的皇马,学长又豪气干云地拉着他一口闷了剩下的那半瓶,旁边凑在人堆里玩骰子的学弟眼极尖,立刻给他手里的空瓶子换成了刚开封的青啤,还对他笑得一脸真诚。 
       五颜六色的灯光笼罩着他和他周围的人群,为他们圈出一片光怪陆离的乐土。
       许昕很快乐,他没有看马龙。

       马龙在另一个角落,那里连震耳欲聋的乐声都有些远,行酒令的快活吆喝盖过了其他所有声音。许昕被拉入乐土前和马龙一起在那边与另一堆人拼酒,他们面前的台面上混乱地立着数不清的酒瓶酒杯,那里面也有许昕不大不小的贡献。
       许昕酒量差,比一杯倒好不了多少,他也不爱喝酒。这几年马龙一直善解人意地帮他挡住了几乎所有举到他面前的酒杯,只在他们相识后马龙的第一个生日,他自己吵吵嚷嚷地要喝酒,马龙就任他喝到了断片儿。
       再有就是今天。
       今天是不一样的,这里的所有人,他们因为一堂称不上热门的选修课结缘,至多两年的你来我往,却因为嬉笑怒骂的相处过程造就了意外深厚的感情,今天之后这里有一半的人马上就要各奔东西,另一半人的选修课生涯也到了头。
       许昕多愁善感地玩了一上午手指,下午终于压下了心里那些难受的感觉,拉着马龙串遍了所有学长学姐的门,笑得阳光万丈地跟他们告别。这些学长学姐在这两年间无一例外的被许昕闹腾过,却都非常喜欢他,善言辞的从他们相识聊到了今日,不善言辞的就胡噜几把他的头毛,拍拍他的肩膀权当慰藉。
       晚饭后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开赴酒吧,许昕站在酒吧门口,几乎要被离别酿出来的层层叠叠的低落伤感所淹没,他抬头看看暗橙色的天空,下定决心今夜绝不要站着走出这个门。

       马龙自然是顺着许昕的,他看着许昕豪气干云地端起满满一杯烈酒,气吞如虎地一饮而尽,在四周欢腾的喝彩声中被呛得震天动地地咳嗽,脸涨得通红。马龙被许昕的傻气逗得快要笑出声来,还体贴地一面轻拍他的背替他顺气,一面递上小甜水儿让他冲冲酒气。
       许昕从来也没这么喝过酒,这一杯下去意识就有些模糊了,却还记着自己进酒吧前下的决心,话都说不清楚了还伸着一只手冲马龙说:“我…..我还能喝!帮我倒…..倒酒啊龙!”
       马龙呆了半秒,那个亲昵的、散发着甜腻香气的称谓从许昕的舌尖跳出来,轻巧地在他心上敲了一记,许昕好像没骨头一样大半个身子都软软地靠在他怀里,还一个劲地乱动,马龙定定神,捉住那只差点儿呼到他脸上的不安分的手,转头给许昕弄了一杯果汁,哄着他说:
       “这个好喝,我们喝完这个再喝别的好不好?”
       许昕懵懵懂懂地接过杯子,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口。
       “这是小甜水儿!”许昕抗议,把杯子往马龙手里塞,又晃悠悠地坐起来伸长手臂把马龙那杯没喝完的酒拿过来喝了一口,“这才是酒!”许昕语调上扬,对着马龙笑得一脸得意。
       马龙失笑,也不跟喝醉的人计较。许昕今天的心情基本是阴转多云,现在迷糊了终于有点放晴的迹象,马龙想着这个也就不再非要用小甜水儿换下他手里的酒杯了。

       酒过三巡,许昕早已经意识模糊地窝在沙发深处了,现在他脑子里就是一片浆糊。有人过来找他,拍着他肩膀喊了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来把盯着空气发呆的目光愣愣地移到了人家脸上,他半眯着眼费力地眨巴了好几下,认出来是个关系不错的学弟。
       “昕哥,一起去那边?学长他们叫咱过去呢。”
       许昕在脑子里把这句话倒腾清楚了,仰着头咧嘴一笑,冲学弟点点头。
      “我跟师兄说一声……”
       最后两个字几乎被许昕咽回了嘴里——他一面说着一面转头去找马龙,结果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一双极为专注地盯着他的双眼。
       许昕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神,好像含着千言万语要细细地说给他听,却又像空无一物,连一点神采都来自灯光的映射,期待又无望。
       他喜欢我。许昕忽然福至心灵。
       许昕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着了,可更多的是抑制不住的狂喜,一些隐秘的被他锁死在心底的欲望此刻蠢蠢欲动,他瞪大双眼回望,试图用目光剖开马龙的面具,证实自己的猜想。

       

       马龙喝得有点多,却还十分清醒。围在一起喝酒的人开始三三两两的转移阵地,可他没什么想玩儿的,也就无聊地窝在沙发里,手里端着一杯酒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例行盯着许昕消磨时间。许昕在他斜对面的沙发里,看起来已经睡着了。

       许昕完全醉了之后非常傻,又呆又听话。

       马龙一边心不在焉地回应敬酒的学妹,一边回想着刚才给许昕喂水果解酒的情景,那时候许昕意识已经非常混沌,软软地靠在他身上,他捏了片苹果凑到许昕嘴边,说张嘴,许昕就张嘴,他松手了,许昕还傻傻地含着那片苹果,他忍着笑说“嚼啊”,许昕才慢慢地把苹果一点点嚼了咽下去。

       要是没喝酒也能这么傻就好了,我说回家,他就乖乖跟我回家了。

       马龙举起酒杯抿了一口,他想着那样的场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开始傻笑,可嘴角才翘起,就被他给压了回去。

       他已经毕业,而许昕的大四才刚开始,马上要开始实习,像现在这样能长久地肆无忌惮地盯着许昕看的机会恐怕再也不会有。

       而且许昕的朋友会越来越多,他知道现在对许昕来说他是最亲密的,但在时间和距离的消磨下,他迟早有一天会和其他人一样变成许昕无数个普通朋友中的一个。

       何况我现在也不是特殊的。马龙看着许昕身边多出来一个学弟时想,他无意识地把杯子里剩下的酒一口闷了,又给自己满上。

       马龙看着许昕认真听学弟说话,看着许昕对学弟笑,看着许昕转过头——马龙毕竟还是喝多了,他的视线和许昕对上,竟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心中翻腾的千思万绪全然没来得及收回——马龙看着许昕瞪大了双眼,眼里尽是探究——隐秘的爱与欲都要无所遁形,马龙只觉得无尽的恐惧砸向他,他立刻转过了头,甚至不敢去想许昕眼里那无法掩饰的铺天盖地的喜意所为何来。

 

       许昕的狂喜被当头一盆凉水浇熄了。

       他能看清那些云山雾罩的喜欢,自然能看到他像惊弓之鸟一样惶恐。许昕盯着马龙的侧脸,看着他欲盖弥彰地喝了一大口酒,而后迅速地恢复了一贯的沉静,试图抹去刚才惊鸿一瞥的情绪。

       他不希望我知道,许昕想。

       大一才念半年的学弟吓了一跳,许昕学长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臂——他昨天刚看了《咒怨》,这酒吧灯开了和没开一样,乌漆抹黑的——学弟条件反射地想要把手抽出来,没成功,学长劲儿用的挺大。

       学弟低头看看学长,依稀看到学长手上暴起的青筋。学弟就有点儿担心了,刚学长喝得好像挺多,这不是要吐吧。

       “学长,你还好吧?”学弟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凑近了问道。

       许昕垂眸看着地面,那只刚被他从笼子里放出来的野兽在他心头作怪,深深浅浅几爪子挠下去他都觉得自己能闻到血腥味儿,怪疼的,这会儿他正费劲地想把这只野兽关回去,再多加几把锁。

       那我就不知道吧,许昕在脑子里给自己催眠,想着这样能轻松点儿。

       他听到学弟问话,手上忙卸了力。

       “没事儿,就刚醒突然有点儿晕。”许昕拽着学弟的衣服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抬起头笑得阳光万里,:“学长在哪儿呢?走着!”

评论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