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ALL藏剑】蠢萌黄鸡和他的基友们的故事(第一章第二章)

第一章大漠风景好

       叶问水受二庄主之命去龙门荒漠出任务时结识了西域来的陆焚影,两人刚相识那会儿叶问水一直觉得这个常年带着兜帽的汉子一定是个高冷,因为陆焚影老是不接他的话,后来混的很熟了叶问水才知道这货当初不搭理他是因为那时汉话学的还不怎么好,自己说的话陆焚影基本只能听懂一半。

       熟了之后叶问水也就了解了陆焚影高冷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怎样火热的心,对武功。这个狂热好战分子天天一闲下来就拉着叶问水过招,两人输赢各半,但陆焚影还是略微高出一些。叶问水很不服气的表示:“我大藏剑山庄剑法精妙,我只精于轻剑,重剑略有不足,山居哥哥轻剑重剑都已臻至化境你肯定打不过他。”

       叶问水完成任务准备回山庄复命时想拉着陆焚影一起回去见见自己的哥哥以证实自己说过的话,从小生在大漠从未见过南国风光的陆焚影既对没见过的风景感兴趣,也想见见叶问水口中的山居哥哥到底有多厉害,便欣然应允。

 

       见到叶山居之前陆焚影也设想过这会是一个怎样的人,从叶问水那骄傲的语气里听得出功夫肯定比他高了不止一点点,像自己这种只高了一点点的叶问水总是很不服气,不过说到性格,陆焚影想起结伴同行时叶问水的欢脱,还有各种犯二的举动,估计叶山居也不会是个多靠谱的人。

       所以真正见到这个虽然霸气外露但依然温和稳重的人时陆焚影还是十分惊讶的,“不是一个娘生的吧……”陆焚影这么想着。还没回过神来,叶问水已经叫着“山居哥哥!”扑向了正在挥着重剑的叶山居。“小心”还没喊出口就看见叶山居用自己压根儿就没看清的速度收了重剑抱住了飞扑过去的叶问水,脸上是温柔的微笑,一手还轻抚着叶问水的腰。

       陆焚影当时就觉得有哪儿不大对劲,但总没想出来,便只能当做是自己想多了。不过很快,陆焚影就发现问题在哪儿了。

 

       久别重逢的两兄弟抱完之后就开始了一场比试,完全忘了旁边还有个远道而来的客人。陆焚影倒也挺乐意的,兄弟俩武功都不错,这场比武相当的精彩,陆焚影看的手痒,难得主动走到了比完了的两兄弟面前。

       叶问水这时也想起来了自己带过来的朋友,很亲热的搂着陆焚影介绍:“山居哥哥,这是我在龙门认识的好兄弟陆焚影。”职业杀手陆焚影在叶问水搂过来的那一刻感受到了刺骨的杀气,尽管杀气一瞬间就退去了,但陆焚影相信自己的感觉绝不会出错,这是来自叶山居的杀气。陆焚影在记忆中搜寻了一下,自己的确是第一次见叶山居,想不通为什么会惹来杀气的陆焚影只好默默戒备着。

       “听问水说你武功不错,不如我们也来比一场吧。”叶山居温和发出了邀请,好武成痴的陆焚影尽管感觉到了一丝危险还是爽快的答应了。

       两人的比试没用太久时间,陆焚影很利落的被打倒在地,叶山居收了剑,友好的伸出手把他拉他起来。陆焚影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听见叶山居低低的说了句:“问水是我的,别想打他的主意。”

       陆焚影愣住了,他想着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说了山居哥哥很厉害吧!”叶问水的声音把陆焚影拉回了现实,他抬头看了看,叶山居正满脸宠溺的看着叶问水。

       陆焚影突然就悟了,之前觉得不对劲的原因,莫名其妙的杀气,还有那句话。

       想明白的陆焚影立刻脸就黑了,他一把拉过叶山居,用还不算太标准的汉话低吼了一句:“我没有那个意思!”

       “是吗,没有最好,以后也最好不要有。”叶山居仍是初见时那一脸温和的笑意。

       陆焚影脸更黑了,这次他没理叶山居,直接去跟叶问水辞行,这个没有一个正常人的地方他是一刻都不想多呆了。

       “这才刚到你怎么就要走了?不是说好带你去看看西湖吗?”叶问水很惊讶,“不会是因为输给了山居哥哥吧?”

       “……圣教刚刚传令让我尽早赶回教中。”陆焚影佯装淡定,“我可不会因为输了一次就直接被吓跑。”

       叶问水满脸不舍,但也知道这种门派命令是不能违抗的。陆焚影看叶问水这么消沉也有点愧疚,但想想不止一点点坑爹的叶山居,陆焚影还是决定继续愧疚。

       “那我能跟你一起去明教看看吗?我还没去过呢。”叶问水相当有活力的问。

       感受到骤然袭来的杀气陆焚影立刻觉得自己会愧疚简直是脑子进水了,他有些僵硬的看着叶问水说道:“圣教戒备森严,非本门弟子若无本门信令不得入内。”

       “山庄里有信令啊,我大藏剑山庄不仅是武林世家,在打造兵器一途也很厉害的,山庄一直跟明教有交易往来,对吧山居哥哥?”叶问水转头问道。

       在叶问水期待的目光下,叶山居虽然非常不情愿还是不得不点了点头:“庄里确实与明教有交易往来,明教信令就由我保管。不过问水,你这才刚回来就又要走,哥哥可是很舍不得你啊。”说着叶山居一把将更靠近陆焚影叶问水搂到了自己身边。

       叶问水听了这话又纠结了,他低头想了想,很快解决了问题,“那山居哥哥跟我们一起去吧,我也很久没跟哥哥一起出门了!”

       叶山居在叶问水更加殷切期待的目光中迅速败下阵来:“最近刚好有一批新打造好的兵器要送去明教,我们便一同过去吧。”

       “……问问我的意见啊!光盯着你看就把持不住了吗你个死蠢弟控!叶问水你个二货有这么聪明吗!脑子用错了地方吧!是有多想去玩啊!我圣教周围都是沙漠没什么好玩的啊!放过我好吗!”可怜陆焚影只能在内心咆哮了。

 

 

第二章  彩衣舞流年

       叶问水却是感觉不到陆焚影的苦逼的,脸上的兴奋估计后山的红铜都看的出来,他甩着破军的鸡翅膀玉泉回到自己房内收拾行李,这回倒是记着陆焚影,把他也一起带了过去。

       叶问水忙着收拾,陆焚影也无事,问过主人便自己看起了房内的摆设。这一看之下还真看到了几件一般人得不到的东西。床架上挂着个银质面具,分明是蜀中唐门弟子所有之物,内侧角落还刻有“惊羽”二字;床对面墙上的那把大扇子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荻花出品秀坊专用大扇子。陆焚影表示十分震惊,不说别的,唐门面具据江湖传闻看过取下来的都已经下黄泉了,大扇子哪一把不是一出现秀坊弟子们就会抢的腥风血雨,不管哪一件,都不应该出现在这只二的要死的黄鸡房内啊。

       陆焚影刚起了一些八卦的心思,就听到叶问水喊他表示差不多已经收拾好了,转过头看到他拎了个轻巧的包袱,走到床边取下那唐门面具别在头上,便拉着他打算出去了。陆焚影又转头看了看墙上的大扇子,又想了想自己差不多已经快没了的高冷形象,只好把那点八卦的心思憋了回去。

 

       到庄外码头的时候叶山居已经在那儿等了,他看到自家弟弟头上带着的那个面具时又有点想杀气外放,问水那么可爱,每次出去都能带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回来,上次碰到个什么唐惊羽送了个面具,还跟问水说什么带着这个面具可以当做信物直接去唐家堡找本人切磋,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唐门弟子的面具那是只送给爱人的,以后要是见到这个唐惊羽一定要抡重剑把他拍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还有这个陆焚影,嘴上是说不是那么想的,谁知道这一路上会不会对问水产生什么非分之想啊,真想现在就一重剑拍死他。

       虽然叶山居内心已经演示了一遍“觊觎弟弟的人的一百种死法”,表面依旧做足了温柔好哥哥的样子把问水拉到了自己身边,顺便为了表示一下对弟弟带过来的好朋友的欢迎,亲切地叫来了一个仆从将陆焚影带去船上的客房。

       因为叶山居身负的另一任务,一行人并不直接去扬州,而是要绕去七秀坊。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叶问水正拉着陆焚影在甲板上看风景,权当游览游览西湖,也算是完成了承诺。听到叶山居说起这事儿,叶问水明显的僵住了,之前欢脱的表情一下就变的纠结并且还带着几分羞耻。陆焚影一下就想到了之前在叶问水房内看到的那把大扇子,憋回去的八卦心思瞬间膨胀了起来,于是便关心的问叶问水:“你听到七秀坊脸色便有些难看,莫不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

       “没有没有!我哪来的什么伤心事!我开心得很!”看叶问水这副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的反应,陆焚影暗道有门,然后微微低了头,语气也略有些失落的说道:“看来问水你还是没把我当兄弟,我只是想若是伤心之事你告诉我我也好一起分担一二,不过也罢,我们左右也才认识几月,以后想必会更加熟稔……”

       叶问水一听果然辩解,表示自己已经把陆焚影当亲兄弟般看待,一边叶山居身上骤然散发出扑面而来的杀气暂且不谈,陆焚影在对母亲给的面瘫脸的感谢中听叶问水说起了往事。

 

       这事儿说起来到倒也简单,十年前藏剑二庄主叶晖与五毒教现任掌门曲云还是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当时曲云也还是七秀坊的弟子,叶晖一次去秀坊时带上了尚为少年的叶山居和叶问水。那是叶问水只有十二岁,因从小习武个子长得快,同时也是藏剑小少爷的叶问水到底还是娇生惯养,又天生有副好皮相,比之秀坊弟子却是看起来还要更美一些。

       那次秀坊的燕秀也是突然起了玩心,想要和叶问水一起表演一回剑舞,叶问水只当是普通舞剑就答应了,可哪想到是要换上七秀坊的舞衣,执剑舞一曲霓裳。叶问水当时就蒙了,但已经答应的事又不好反悔,便只好乖乖的跟燕秀学了几日舞技,能做出大概的样子时燕秀也就满意了,七秀坊女弟子也在这几日内就这叶问水的身量做出了一套华美的舞衣。

       当叶问水换好衣服上好妆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所有人都惊艳了,并不是女子的娇媚,清丽的面容下隐隐透出的属于少年的英气,本人因为害羞故作面无表情却没挡住脸上透出的羞红还平添了一份妖艳,倒真能称得上倾国倾城的佳人。

       一曲剑舞完后,叶问水已经是羞的自觉没脸见人了,毕竟是初学舞技,动作还生涩的很,多亏有剑术的底子,接不上的动作便直接用藏剑剑法转圜下来,看下来也颇有一番滋味。

       后来藏剑一行人离开前,燕秀玩的开心便将自己的大扇子送给了叶问水,说是当做出师礼,还调笑叶问水说记得也常常练练舞艺莫白费了这难得的美貌,把叶问水羞的直接躲回了船舱。

       此后十年间叶问水每次去秀坊都会被燕秀各种调教,这事儿也被他引为人生二十多年中最丢人的一件事儿。叶山居自看过这次之后,难得严厉的对自己的弟弟说绝对不许在别人面前穿女装,当然叶问水后来无意中在哥哥房间内发现了自己剑舞霓裳的画像那又是后话了。


评论
热度(4)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