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双快银】潜入任务(上)

总之就是为了写女装PLAY,脑洞仍然来自 @兔飞了 的图 

和快银意外为同系列......实际上前接一个短小的彼得女装play,不过只有群里人看过,因为太短我还没发......

盾冬、幻红都只有一点点迹象,也会有一点点点EC

不接美队三时间线,复联众人关系和谐

强行同步X战警和复联时间线

OOC都是我的,可爱都是角色的

 

 

       复仇者联盟的新任务遇到了一些麻烦,他们收到的情报表明九头蛇派遣了数个杀手潜入一个高层政要的酒会,试图杀害一些国家关键部门的领导人。以现有的情报,复仇者无法在杀手们有动作之前发现他们,这就要求他们也必须乔装潜入这个酒会才能完成任务。而问题在于,与自主行动居多的X战警不同,复仇者们大部分都在荧幕上曝光过很多次了,队长、巴基、托尼、娜塔莎、克林特和班纳博士的曝光度决定了他们只能隐匿在暗处协助任务,真正能够潜入酒会的只有马克西莫夫姐弟和猎鹰,而即使是他们,为了避免被敌方认出,也必须进行大程度的变装才行。

       皮特罗当然希望自己就像上次X战警的潜入任务一样穿穿晚礼服装装样子就行,他可以挽着姐姐的手入场,可惜这个想法由于一些人的恶趣味直接被否决了。
       “穿个晚礼服算什么变装?”托尼大手一挥,“难道我换上你品味糟糕的运动服别人就不知道我是伟大的钢铁侠了?”
       “嘿,我的衣服怎么了?”皮特罗瞪向托尼,“这样不行,那你说要怎么办?”
       “你们可以伪装性别啊,”托尼无视了皮特罗关于服装品位的诘问,他焦糖色的大眼睛闪着和他年龄严重不符的......小孩子看到心爱玩具的光芒,“正常人绝对不会想到的,美丽的姐姐是帅气的男士,而他身边那个满脸胡子的女士是他的弟弟。”
       “......这不可能!”皮特罗喊出来了,“任务一定会失败的!”
       “我觉得可以。”
       皮特罗不可置信地看向旺达,在发现他的姐姐的表情确实是10岁家变之后就再也没见过的最近只在彼得脸上看到过的对奇奇怪怪的事情的跃跃欲试之后,他有些绝望地意识到自己很可能真的要穿女装了。

       皮特罗怀着最后一点希望看向队长和克林特,前者满眼笑意地耸耸肩表示为了任务你就牺牲一下吧,后者则更明显地已经开始幸灾乐祸地股掌了。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皮特罗耳边仿佛响起了李千欢故作深沉的声音,尽管那个东方姑娘解释过这句话的意思,他曾经也无法体会到它的真正内涵,而今皮特罗终于感觉到了东方文化的魅力。

       当皮特罗最终不得不接受穿女装这个糟糕的现实后,本着不能一个人倒霉的想法,他试图把正在X学院享受无所事事的美好时光的彼得骗过来,“反正他已经穿过一次了,反正我不要一个人做这种事。”皮特罗毫无坑了爱人的负罪感。

 

       负责给两兄妹化妆的是经验丰富的娜塔莎,旺达的变装过程比较简单,她兴致勃勃地换了发型,把自己的头发剪到只有队长那么长,画了个看不出来的淡妆让她的脸看起来更男性化,用束胸将胸压平,最后穿上了一套量身定制的高级西服。

       “帅呆了。”皮特罗在内心赞叹。

       皮特罗的变装过程要麻烦得多,他的胡子被刮的干干净净,还得提前好几天开始做面部保养,手臂上的汗毛被以一种极为残忍——皮特罗这么认为——的方式被祛得干干净净,体会过一次蜜蜡脱毛的痛苦后,他只庆幸自己穿的是长裙。皮特罗要穿的裙子也是定做的,为了不露出破绽,他甚至被逼练习穿高跟鞋。

       山姆被安排扮作安保人员,在看到皮特罗的遭遇,他自心底涌现了逃过一劫的喜悦感。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彼得被那双鞋跟有10公分那么长的鞋子折磨得精神恍惚。

       彼得的到来让这一切变的不那么糟糕,毕竟当你身边即将有一个人跟你处于同样悲剧的境地时,你就不会觉得那么生无可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完全不知道自己就要被坑了的彼得看着穿高跟鞋的皮特罗笑出了眼泪,他回想起上次被迫穿女装时的痛苦和窘迫。

       “风水轮流转,天道好轮回。”彼得用从李千欢那里学过来的新句子描述这个局面,还贴心地为皮特罗作了解释。

       皮特罗完全没有在言语上反击的打算,他冲彼得诡异一笑,然后立刻脱掉高跟鞋趁彼得还没反应过来抱着他冲到了作战会议室。       

       几乎所有的复仇者都在这里进行详细地作战计划制订,他们被突然冲进来的皮特罗吓了一跳。

       “我们只有三个人能潜入场内,现在我们并不知道杀手的确切人数,如果到时候出了意外我们甚至可能不够人手应变。”皮特罗冷静地说,如果无视他正抱着人的话,这真是他最正经的时刻了。

       “你有什么想法?”队长问。实际上现在众人担忧的也就是这个,他们能真正在任务现场的人太少了。

       “彼得是X战警,相信你们都知道他实际上也经历过很多次各种各样的危机了,”为了防止彼得逃跑,皮特罗无视了他的挣扎和不断的言语抗议抱得更紧,“我曾经协助过那边的任务,同样的,我们也可以要求X战警方面对我们进行一定的协助。”皮特罗神色肃穆。

       众人各自考虑了一下,便发现这个提议非常可行,这个任务虽然是由复仇者负责执行的,但其实X战警那边也不是完全不知情,只是这种不过多涉及变种人事务的事件,他们一般是不会参与的,可若只是请求一些小小的协助,相信X教授那边也并不会不乐意。

       托尼当即就联系到了X教授就此事进行商讨,X教授果然没什么犹豫就同意了,毕竟皮特罗已经协助过X战警的任务。

       “彼得在旁边对吗?”X教授问。

       彼得仍在奋力地挣扎想要从皮特罗怀里跳下来,可惜力量方面他远不及皮特罗,听教授提到他,彼得暂时停下了动作,“我在,怎么了查尔斯妈妈?”

       “……”一段长长地沉默,“彼得,协助复仇者联盟的任务,任务期间服从他们的安排,不许拒绝,”查尔斯说,“相信你不想被你父亲禁足的。”

       “……好吧。”彼得撇撇嘴。

       “对了斯塔克先生,”查尔斯说,“任务结束之后,希望你能发一些照片给我,内容我相信你知道的。”

       托尼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当然没问题,泽维尔教授,就当做谢礼吧。”

       联络结束了。

       众人看向皮特罗怀里又开始挣扎的彼得。

       “放我下来皮特罗,”彼得喊,“不管怎么样我现在也没法儿跑了!”

       “还是等等吧。”皮特罗语气缥缈,彼得只觉得一阵寒意从背上升起。

       “所以,”开口的仍然是托尼,“我们现在有一对银发姐妹了是吗?”

       “真高兴有两个妹妹陪我入场。”旺达正在学习男性的动作,她帅气地撑着下巴,看向快银们的眼神开心极了。

       娜塔莎也对此表现除了出大的兴趣:“真遗憾不能挽着你们的手参加酒会。”她假模假样地表示了伤心和失落。

       巴基也被挑起了爱捉弄人的本性:“可惜我和史蒂夫不能入场,我相信和你们一起喝酒一定很愉快。”

       “皮特罗还没到年龄呢巴基,”队长话语里也满是笑意,“我们不能和他们进行四人约会。”

       “我很乐意为两位女士提供小甜饼,”克林特已经止不住笑声,“巴顿家特供,这次绝对不用你们来抢。”

       班纳博士是个好人,他只是在旁边克制地笑着。

       “还好我只用扮作一个安保人员。”山姆第无数次发出了大难不死的感慨。

       “……我们完了!皮特罗!”彼得愤怒地大喊,“分手!我要跟你分手!”

       对此,皮特罗唯一的反应是将双臂收得更紧了。

 

       任务当天。

       政界商界高层举办的酒会一向十分无聊,一堆身材变形的男人和浓妆艳抹的女人以及他们带过来的花瓶堆着假笑推杯换盏,居心叵测地套取自己需要的信息。而这种定期举办的更是无聊的极致,年复一年都是同一批主角,只有花瓶们从不重复出现,真正的新鲜血液少得可怜。

       今天大部分人也抱着同样的心态来参加这个必须参加的无聊酒会,只有一小部分偶然认真看了与会人员名单的人有那么一丝丝期待,毕竟名单上难得地出现了几个新名字,他们是最近突然异军突起的新兴金融集团的主人和他的两个妹妹。据传闻,这个金融集团背后有着国内第一大财团斯塔克集团的支持。

       先不论其他,这已经让这几个新人成了众人必须拉拢的对象,斯塔克集团的真正当家人托尼·斯塔克在成为钢铁侠后已经甚少过问集团事务,而佩珀小姐久经商场,在应对政府事务方面也早已做到滴水不漏,想要从她那里撬开斯塔克集团的大门几乎是不可能的。今天有心人终于又看到了一丝在与斯塔克集团的交锋中占据上风的机会,不论这个集团的当家人有多么天才,新人就是新人,在很多事情上,绝不可能与他们这些老手匹敌。

       酒会尚未正式开始,不论是否留意到这个信息,所有人面上都滴水不漏地进行着必要的交际,只是知情人分出了一丝注意力留意着会场入口。

       他们没有失望,在酒会即将开始时,这几个人的入场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为首的是一位年轻的先生,他有着一副精致的东欧面容,微微翘起的嘴角让他显得魅力十足,在场的一些女性甚至开始蠢蠢欲动了;这位先生被一身剪裁完美的西装包裹着,他的身材在男人中称得上纤细,可是他的一举一动无不透出他有着强大的自信,也许说自傲会更为恰当,他拿着一根复古的手杖,步调悠闲地走入了会场。

       跟在他后面的两位女士也非常的夺人眼球,这两位女士有点过于高大了,比她们的哥哥足足高出了一个头还要多。可是没人能说她们不够吸引人,两位女士的风格其实大不相同,一位显得要更可爱,她的脸相对要圆一些,这让她显得更加不经世事,黑色的大眼睛满是好奇地探索着这里的一切,她时不时地偏过头与她的姐妹交谈,偶尔带出的笑容让她的两个酒窝深深地陷下去,这一切都让人觉得她是一位养在象牙塔上的公主,可是偏偏她在说话时偶尔能让人看到她红红的诱人的舌尖,在她白皙皮肤的映衬下,许多人都有了一丝不可言说的欲望。

       另一位女士看起来要成熟一些,她应该是姐姐,看起来比她的妹妹要更稳重,但她的五官她的妆容都让她看起来极具风情。她似乎有一些紧张,一直面无表情,这反而让她显得高不可攀,更具魅力。可你若是眼光够准,你就一定能发现她其实和她妹妹一样具有可爱的特质,她剔透的蓝眼睛也一样闪烁着新奇的光芒,只是她的观察更为小心翼翼,她同样是一位公主,只是她更希望自己看起来是一位女王。

       两位女士虽然有些太高了,可是大家都知道她们都一样稚嫩得更适合被称为女孩。

       她们看起来那么不一样,可又是那么的相似,同样的银色长卷发,妹妹留着乖乖的平刘海,卷发长及腰际,姐姐是中分,她的大波浪已经长长地垂到了小腿;同样的银色晚礼服,看得出来这是特别定制的系列,两人的礼服都有着华丽的裙摆,可就是能一眼看出专为两人独特之处设计的特别风格,可爱和风情相互映衬,让她们的诱惑力提升了好几个等级。

       众人毫不掩饰的目光似乎让两位女孩都觉得不自在了,她们各自走上前,一左一右地挽住了哥哥的手。

       “先生们女士们……”酒会主持的声音并没能拉走众人的视线,年年重复的陈词滥调怎么可能比得上这三个光彩出众的新人,在他们进入会场后,所有人都一拨一拨地走近他们,不知道他们和斯塔克集团关系的因为他们自身昳丽的容貌上前搭话,知情人则为了他们背后的势力进行试探。

 

       酒会已经进行了一半,可是杀手仍然没有任何要动手的迹象,场内没有任何异常,山姆那边也没有什么发现。

       【这样下去不行,】队长开始隐隐地感觉到不安,【会场内有这么多人,敌人随意引发一点小骚动场面都会很难控制,我们必须主动出击。旺达,皮特罗,彼得,你们要想办法分散开,尽量跟每个人都接触一下,旺达试着找找宾客里面有没有敌人。】

       【要怎么做?】旺达问。

       场内三人一直呆在一起,任务前那段短时间的外交辞令训练只能保证他们维持表面的假象,想要真正融入这个环境却还是不够。

       【托尼,你来教旺达,告诉她怎么完全混进去,】队长想了想说,【娜塔,你负责指导皮特罗和彼得。】

 

       “马克先生,”队长刚分配完任务,一个衣着华丽妆容精致的中年女人就走到了旺达面前,“您要一直和妹妹呆在一起么?”她笑着问。

       【恭维她,说她漂亮。】托尼远程指挥。

       “您好,夫人。”旺达努力回忆怎么跟这个年龄段的女人交流,却发现自己完全没经验。

       【天!】托尼夸张地说,【认真的?旺达,我让你夸她漂亮,想想幻视平常怎么讨好你的。】

       “您很优雅。”旺达艰难地思考如何措辞。

       【……幻视就是这么追你的?】托尼声音毫无起伏,【我总算知道了为什么他现在还是单身。】

       “一起喝一杯?”旺达不得不举起了酒杯。

       面前的女人似乎有些惊讶于这糟糕的回应,但立刻得体地隐藏了自己的情绪,她还是笑着跟旺达碰了一下杯,而后正如旺达所说的“优雅”地抿了一口香槟。

       【旺达,低头喝酒,抬眼看她,】巴基突然出声了,【慢慢喝,不用喝多,想想史蒂夫和女孩儿聊天时怎么笑的。】

       旺达立刻照做,她有些不知所措和羞涩的笑着,抬眼看着那个女人,缓缓地喝了一口酒。女人的神色立刻就有些变化,她的笑容里有了一丝自得。

       【好了,抬头看她,把酒咽下去,然后舔舔嘴唇,现在照着斯塔克的样子笑。】巴基继续说。

       旺达把酒杯从嘴边移开,她抬头直视那个女人,笑得甜蜜又轻佻,她咽下了那口酒,而后似乎是在回味美酒的香醇,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

       【现在我说什么你就说什么,语调参考……学我就行。】巴基清了清嗓子,接下来他慵懒而诱人的声线几乎吸引了频道内所有人的注意,【“感谢您原谅我方才的无礼,美丽的女士。”】

       “感谢您原谅我方才的无礼,美丽的女士。”旺达照着说,她的声音通过变声器之后要比巴基的更为低沉,这也让她有了不同于吧唧的性感。

       【欠身行礼,接着说“我只是惊异于您的魅力,就像沉醉于这杯美酒。”然后舔唇。】

       旺达做完这一切之后,这个女人几乎呆住了,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就像一个少女一样羞红了脸。

       【我现在相信之前队长一直跟我说的巴恩斯当年有多么魅力四射了。】山姆对巴基的撩妹能力肃然起敬。

       【哇哦,原来“人人都爱巴恩斯”这话不是队长胡说的?】托尼故作淡定,【队长你脸色不好啊,吃醋了吗?】

       【别闹了托尼,】史蒂夫严肃地说,【任务还没结束。】

       【当然了队长,】托尼回应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如果你能把那个自豪的表情换掉这话会更有说服力的。】

 

       接下来,在巴基的指导下,旺达终于找到了感觉,她就像一只孔雀,几乎吸引了在场的所有女士,她们都被旺达勾起了沉寂多年的少女心。

       皮特罗和彼得被挤得远离了旺达,他们僵硬地站在一旁,目瞪口呆地看着旺达被各式各样的女人们包围,只能相对苦笑。

       可这个苦笑落在其他人眼里,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所有注意到这个笑的男人们只会觉得他们在害怕,在虚张声势,看他们懵懂的表情,他们甚至都完全不熟悉这种形式的酒会,而比普通女孩儿高的多的身高只会助长男人们所谓的征服欲。两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儿孤零零的站在狼堆里,狼会做什么?

       当然是蜂拥而至,迫不及待地将猎物吞吃入腹。

 

       “您不担心您的妹妹们吗?”最早找旺达说话的那个女人出言提醒。

       “我带她们过来就是希望她们能具有您这样成熟的魅力,”旺达这时就像所有期盼妹妹成长的哥哥一样,“我没办法永远保护她们。”旺达落寞地笑了。

       女人只觉得自己的心被刺痛了,她都有些怪自己多嘴了:“我很抱歉,让您徒增担忧,有您这样优秀的哥哥,她们会比我出色得多。”

       “哦我怎么能让您如此看低自己,”旺达似乎真的愧疚极了,“您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优秀,又是多么的吸引我吗?”

……

      【我们的马克先生现在是真的乐在其中了哈?】托尼几乎要燃起一些胜负之心了,在真正男性魅力这方面。

 

       皮特罗和彼得被一大群男人围住,他们懵逼地站在人群中,只想立刻逃回新鲜的空气里。

       【不许跑,】娜塔莎开口了,【保持微笑姑娘们,我教过你们怎么笑的,彼得,眼睛睁大一些,皮特罗,不许四处看!】

       两人只能照做。

       一个男人越众而出,他的目标显然是皮特罗。男人先是对彼得微微行礼致意,而后直接越过了彼得站到了皮特罗面前。

       “您好,可爱的小姐。”男人故作姿态地牵起皮特罗的右手轻轻在他指尖落下一个吻。

       皮特罗觉得自己要疯了,他迅速抽回手想要背到身后在裙子上狠狠地擦掉那恶心的触感。

       【这种蠢货也能来?】娜塔莎说,【皮特罗手放下,回来随便你怎么洗,现在俯视那个蠢货,跟着我说。】

       “你怎么敢如此无礼?!”皮特罗退后一步,他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而后俯视并怒斥那个男人,“难道这里的人一点儿规矩都不懂吗?”

       那个男人愣住了,看那样子他似乎觉得自己一定能让皮特罗臣服于他那一身糟糕的花哨西服,周围的人都被皮特罗突然拔高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现在彼得挡到皮特罗面前,走路要提裙子彼得!记得我教你的吗?对就是这样,好了掏出你的手帕,优雅彼得!动作慢一点!好对,帮皮特罗擦手,抬起来擦,好的行了,瞪那个蠢货,把脸憋红点儿,骂他,用你在你爸那里听过的所有讽刺人的话骂他,不许带脏字,记得先维护一下你的“姐姐”。】

       “你对我的姐姐做了什么?!”彼得白皙的脸看起来因为愤怒带上了薄红,他大大的黑眼睛水润润的,似乎快要被姐姐受到的无礼待遇气哭了,“你的家庭难道从未教过你什么是礼仪吗?否则若是你有正常的大脑那怎么可能会如此对待一位尚未婚配的淑女?!还是说你只是因为意识到你那低俗不堪的“魅力”绝不可能获得姐姐的青睐而恶意玷污她的声誉?!”

       【哇哦,】娜塔莎惊叹,【这是你哪个爸爸教的?不错嘛。】

       那个男人只觉得颜面丢尽,他愤恨地看向“两姐妹”,恼羞成怒地冲到彼得面前,似乎要动手。

       【彼得不能打他!后退躲开!】娜塔莎及时地喊了出来,【现在皮特罗站到前面护住彼得,记住情绪变化是惊吓接着是生气最后是不屑一顾,简短地质问他要做什么,怎么敢这样,然后鄙视他的一切。】

       “你还想对我妹妹做什么?!”皮特罗的声音因为受到惊吓而拔高,他的妹妹看起来被吓得撞进了他怀里,他搂住妹妹倾身亲吻她的额前安抚她,在感觉到妹妹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皮特罗把彼得完完全全地挡在了身后,他的蓝眼睛毫无情绪波动地看向那个男人。

       “你居然会做出如此不知羞耻之事,先不论你如何玷污了我的声誉,仅论你敢对我的妹妹动手,”皮特罗停了一下,他的视线最后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秒,而后平视那个男人头顶的空气,“我就不认为你有被称作男人的资格。”

       【情绪不够到位啊,不过最后那个动作处理得很好,】娜塔莎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好了不用再看那个蠢货,皮特罗喊一个侍者过来,彼得把手帕给她要他帮你清理垃圾。】

       一位侍者应皮特罗的召唤走到近前,彼得立即把手帕扔进了他的托盘就好像这是什么脏东西,而后彼得拿起托盘里的干净毛巾,仔细地擦了擦手,又牵起皮特罗的手神色专注地帮他擦拭了好几遍,最后认真看了看仿佛是为了确认姐姐的手上的污物确实被弄干净了。

       “现在只能这样了姐姐,”彼得轻柔地将皮特罗的手放回身侧,“我们回家一定要好好洗洗手。”彼得将毛巾放回侍者的托盘内,最后“两姐妹”一起点头致意表示感谢。

       皮特罗全程神色淡定,好像这就是理所当然的。

       【做的不错姑娘们,】娜塔莎满是“孺子可教”的欣慰,【我就要以为你们真的是养在皇宫里的公主了。】

       那个男人现在已经无地自容,他只觉得所有人都在看他的笑话而实际上也确实是这样,周围人毫不掩饰的轻蔑目光让他失去了理智,他再一次试图冲上前让这高高在上的“两姐妹”也尝尝颜面尽失的滋味。

       这次甚至都不用彼得和皮特罗作出什么反应,围观了全程的男人们都觉得这是他们展现自我的好时机,一个个争着上前阻止那个男人做出更无礼的举动。

       有人叫来了安保,把这个粗鄙的男人拉出去,会场内终于略略恢复了平静。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两姐妹的出身必然十分高贵,她们在这个小骚动中的应对让一些人更加有兴趣来接近他们。

       “谢谢各位的帮助,”皮特罗微微露出感激之色。“否则我真不知道他会作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彼得紧挨着皮特罗站着,他躲在姐姐身后偷偷观察这些男人们,他们只认为当姐姐不再受辱后,这位可爱的女士为了保护姐姐而迸发出的勇气已经消逝,她现在只是一个对这里充满好奇的女孩儿。

       男人们都围了上去。

 

       【山姆,问出什么了吗?】队长问。

       【一个公司的小少爷,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而已,没什么问题。】山姆看着被绑在椅子上的男人回答。

       【别放他走!】皮特罗抽了个间隙背过众人偷偷说,【起码让我打他一顿!】

       【……他不知情,皮特罗,】队长无奈地笑,【被你打一顿他可能没法儿自己离开了。】

       【猎鹰,帮我打他一顿!】皮特罗坚持自己的底线。

       【放心,他已经被吓坏了,】猎鹰说,【我想短期内他肯定不会再想勾搭女孩儿了。】

 

       会场内,皮特罗和彼得应付了一个又一个男人,他们只觉得自己脸都要笑僵了,却仍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他们找了个机会溜上阳台,想要缓口气。

       “刚才你是怎么做到的?”皮特罗问,“那些话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查尔斯教的,”彼得指指自己的脑袋,“看到旺达开屏的样子我就知道我绝不可能自己撑过去,那时候我就开始找查尔斯了。”

       “这不公平!”皮特罗控诉,“就好像我们一起痛苦地准备考试而到了考场上你却有人帮你作弊!”

       “认真的?你说不公平?”彼得更加不淡定,“如果不是被你骗我需要参加这场操蛋的‘考试’吗?!”彼得嫌恶地皱着眉。

       “……对不起。”皮特罗无法反驳。

 

评论(1)
热度(94)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