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双快银】世界尽头(第二章)

第二章

       彼得上次这么有耐心还是他的小妹妹生病的时候,当然这不是说彼得像爱妹妹一样爱这个突然出现的伤者,要知道他看起来要比彼得大得多。可是那团亲切的红色能量实在让彼得无法拒绝,何况它直接把这个人送到了他面前;再者说,彼得的腿伤也还没好,他又不能自由行动,照顾这个人已经是现阶段他唯一的消遣了。

       这人的确伤得很重,艾瑞克从他体内取出了十几颗子弹,大家都对他能活下来深表疑问。可在之后的治疗过程中,他的恢复能力很好地解答了这个问题,等到汉克给他包扎好,他的伤口表面上看来几乎已经长好了。

       彼得的恢复能力也挺强的,但毕竟伤到了骨头,普通人类伤筋动骨彻底恢复得要好几个月甚至小半年,彼得也许再有半个月就好透了,他畅想了一下扔掉拐杖之后的生活——他亲爱的巧克力甜甜圈冰激凌,他亲爱的一切被严正叮嘱恢复期间绝对不能吃的零食,只要再熬过这短短的半个月就能回到他的身边了。

       “不,半个月对快银来说漫长得像是半个世纪。”彼得在心里抱怨。

 

       彼得把注意力重新转回到眼下,眼前的人被清理干净血污之后只看外表还挺像他的,银色的卷毛,虽然被梳理过还是乱七八糟的,“也许他是我失散多年的哥哥?”彼得从那人头上拔下一根头发与自己的作比较,“既然爸爸不知道他是我爸,那说不定他还有别的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儿子?”

       彼得被自己的胡思乱想逗笑了,他撑住床沿站起来,俯身凑近那人的脸更仔细地观察,“不错,还挺白的,没有雀斑,嗯?要是没有胡子好像看着挺小的?”

       “要不试试看?”在好奇这方面,也许猫都比不过彼得,他只犹豫了一秒,而这在快银的世界已经是一个三思之后相当慎重的决定了,彼得立刻带着拐杖用最快的速度找来了一把刮胡刀。

 

       “哈,整整5分钟。”彼得翻了个小小的白眼,然后他全部的心神都凝聚在了眼前这张脸上。彼得少有地产生了做坏事的心虚感,他轻轻放开自己的拐杖,一反常态地选择了缓慢地凑过去。等到刮胡刀已经接触到那人的脸,彼得才反应过来自己有多傻,这人正在昏迷中,虽然汉克说过了他今天可能醒过来,但现在他还是毫无知觉的。

       想到这里,彼得丢掉了自己莫名其妙的紧张,淡定地开始刮那人的胡子。认真讲,彼得活了二十六年,这还是第一次把刮胡刀用到别人脸上,不过刮胡子也许是男人的天赋,就算突然要点出额外的技能树分支,也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彼得很快就把面前这张脸收拾干净了。

       随手把刮胡刀放在一旁的柜子上,彼得再一次认真观察这人的脸,“还真的是很年轻的样子,也许是我失散多年的弟弟?”彼得拿起不知道那个小姑娘布置在这里的镜子对照着自己的脸,“不过看着还是我年轻,失散多年的哥哥比较有可能,但我们除了头发好像也没哪儿像了。”

       彼得把镜子放回原位,坐下后又转过头看了看那边,便立刻好像被教授控制了一样,定住一动不动。彼得的腿虽然伤了,可他的能力实际上并没有出任何问题,他的感官与他受伤之前一样敏锐,所以他此刻能够清楚地观察到床上的伤者双眼一点一点睁开的样子。

       “还好我刚才动作够快。”彼得在内心庆幸。

       和彼得纯黑色的眼眸不同,这人的眼睛是浅色的,浅淡的蓝色闪闪发亮,就好像彼得爱吃的水果硬糖,这让彼得对他的好感度提升了好几个等级。

       “嘿,你还好吗?”

       这人没有回答,他看起来还处于昏迷太久刚醒过来是的茫然中,并没有意识到身边还有其他人在,他先是转了几下眼睛,而后试图转头看看自己身处何处。

       “嘿?听得见吗?你怎么样?”彼得提高了声音。

       这次那人终于有所反应,他看向彼得,在发现这是陌生人之后他眼里瞬间只剩下了防备,他试图撑起身体让自己起来,可——

       他似乎是哪里出了问题,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这人显然只是试图做一个“撑起”的动作,彼得看得很清楚,可是他在几千分之一秒的时间里就完成了这个动作,关键在于那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失控,过快的速度直接让他像子弹一样弹射出去,甚至比子弹都要快,而弹射方向正对着彼得。

       彼得忍不住爆了粗口,他几乎用尽了这个月的冷静才完美地躲过了这个意外,他躺在地上,感受到自己右腿传来的剧痛,欲哭无泪,也许他和他亲爱的零食们必须在一个世纪之后重逢了,如果他能幸运地活下去——彼得抬头看着方才还安静的想跟木头一样被他随便折腾的人现在失控地在房间里乱窜。抛去他的人身安全问题不谈,这个场景看着相当眼熟,他能力刚刚觉醒时就是这么在地下室乱窜的。

       彼得挣扎着往床底爬过去试图躲好一些,然后不得不再次在心里大喊:“查尔斯!查尔斯!这里有人能力失控了!”


评论(6)
热度(65)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