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黄李】PTSD患者的自我修养(第二章)

如果之前看过前面的,请重新看一下第一章后半部分,改过了



第二章

       黄志雄最近非常忙,在国内开店做点小生意,说难不难,可要说简单那肯定不可能。

       他跟着中介看了好几天的房,终于挑中了一家各方面都合他心意的铺面,跟他住的小区就隔了一条街,面积挺大的,位置在街拐角,过往行人挺多的,租金还特别低。带他看房的中介小哥很健谈,租赁合同等手续办妥了之后带他去过水电的时候还一直夸这铺面:

       “我跟您说,这铺是真的不错,位置也好。这里之前是一家便利店,生意一直特别好,要不是前段时间出了意外那老板肯定不会转让——对不住,我也不是故意不提前跟您说,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小半年前有俩人把这店劫了,没死人您放心,那老板挺迷信的,觉得不吉利就要把这店转出去,可那抢劫案闹得沸沸扬扬的,这店就一直租不出去,也就因为这个租金才能这么低。”

       “不过说到这抢劫案哪,那俩劫匪真是丧心病狂。就当时刚好有一警察去店里买东西,碰上这劫匪就跟他们斗啊,总算是把普通老百姓救出去了,可那警察却成了人质。后来这警察被救出来的时候,那一个惨哪——身上被扎了好几十刀!听说那血流了一地,后来店老板废了好大的劲才清理干净。不过总算是好人有好报,那位警察命大,被救活了。”

       黄志雄也不接话,就只认真听着,末了评价一句:“那警察是个好人。”

       铺面定下之后要找家装公司设计装修方案,又要去跑消防局、卫生局、环保局。装修开始之后黄志雄更忙,建材市场、家具广场、电器中心连轴转,大半个月没好好休息过。

 

       黄志雄忙得连晨练都快暂时放弃了,自然没什么机会想起李熏然。起初一两天在挑铺面,黄志雄还有些精力在吃饭或者是晨练的时候想起他,可思绪也仅止于那个口头约定。两人没有互换号码,李熏然没有再来找他,他也就顺理成章地认为李熏然已经把这个偶然性极高的相识连同那个小小的约定一起忘却脑后,只是偶尔心头又跳过那个衣角时,黄志雄也会带些微怨念地想“闹腾孩子闹完了就忘,小没良心的”。

       到后来忙到连睡觉时间都像偷来的,李熏然这个名字也就没什么机会再出现了,所以在这个天气挺好的清晨,挤着时间晨练完的黄志雄看到坐在自己家门口台阶上玩手机的李熏然时,还是挺惊讶的。

       李熏然听到动静,抬头看过来,看到是他便笑开了,抬手跟他打招呼。

       半个月不见,李熏然比上次还要瘦,颧骨高耸,之前脸上还有点肉,现在那点肉也没了,简直称得上形销骨立,黄志雄感觉到了微不可察的一点儿心疼。

       “怎么这么早?”黄志雄开门让人进去,“冷吗?先喝点儿热水。”又给李熏然倒了杯水,“早餐吃了吗?”说着便想往厨房走。

       李熏然目瞪口呆,他双手捧着热水赶忙喊住黄志雄:“哎哎哎不用不用,我这不是过来喊你出去吃东西吗,上次说好的,忘啦?”

       黄志雄便回来跟李熏然在沙发上坐着,李熏然喝了口水接着说:“你今天没事儿吧?我特意挑周末来的,我可是打算带你吃遍这座城的。”

       “……你就打算今天吃一天?”

       “对呀,现在还早,刚好能赶上城西张记的包子,然后我们去西华街的夫妻粥坊喝粥,喝完正好他们家隔壁的曲奇出了第一炉……午饭就去蟹状元吃蟹,那里的蟹都是新鲜从澄阳湖那边空运过来的,堪称一绝……到10点,小区门口的麻小店都开张了,我们可以要两斤麻辣小龙虾,慢慢吃,吃完刚好回家睡觉。”李熏然语速极快的说完,喘口气喝了一大口水。

       黄志雄目瞪口呆,他此前从来不知道可以做到一整天时间用吃来填满,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黄志雄眨巴两下眼睛,咽了口口水,才开口说:“我盘了家店,现在正装修呢。”

       李熏然肉眼可见的蔫儿了,肩膀都垮下去,捧着水杯脱了力靠倒在沙发上,黄志雄看他那样儿,都不带喘气地立刻接口说:“不过该买的都买了,今天也确实没什么事儿。”

       李熏然斜过眼盯着他,半晌开口说:“你说话能不这么大停顿吗——等等你是真的没事吧,不用去店里看着?”

       “真不用,其实已经装得差不多了,今天收尾,明天我去验收就行。你赶得巧,明天要开始跑工商了,挺麻烦的。”

       李熏然听这话精神百倍地坐起来,催黄志雄去洗澡换衣服,自己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地喝水,等喝空了一杯起身去倒水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冲浴室里喊了一句:“你开的什么店啊老黄?”

       黄志雄听着这句“老黄”起初没反应过来是叫自己,反应过来后也挺无语的,他琢磨着自己看起来挺年轻的啊,外面李熏然没得到回答只当他没听见,又大着嗓子喊:“老黄!黄志雄!你开的什么店啊!”

       “行了我听见了!别喊!西点房!我开了家西点房!”黄志雄也大声喊回去,外面的人应该是消停了,黄志雄便赶紧冲了几下换好衣服出去。

 

       李熏然仍然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杯水,只是正以一个看起来非常费劲的姿势扭身眼巴巴地盯着黄志雄。黄志雄被他盯得头皮发麻,走去房间的半道上转了个弯,坐在沙发上一边擦头发一边问:“怎么了?”

       “我最近正好没事儿,去给你帮忙吧。”李熏然的语气十分雀跃,他摆正身体,满是期待的脸冲着黄志雄笑。

       “你乐意来那当然好,可是你不用上班吗?”

       “你上次应该看到了吧,我手术完正康复呢,单位不让我回去上班啊,”李熏然把自己衣服撩起来指着自己肚子上的疤给黄志雄看,“我都快无聊死了。”

       “那我可不敢使唤你,你这伤害没好全吧。”黄志雄想起他满身的伤口,再看到这条疤就感觉有点触目惊心。

       李熏然有点急,挪到黄志雄旁边凑到他面前说:“真没事儿,本来也不是特别严重,医生也说没事儿的,还要我多活动活动。”

       李熏然眼睛很大,并且圆,里面还时时闪着光,说话的时候盯着人看,显得特别真挚,过去李熏然用这双眼睛晃得不少路人提供了办案线索,他要是表情真诚地请求别人,基本很少有人能拒绝,黄志雄也不能。

       黄志雄现在被那双离得太近的眼睛晃得闪了神,他在心里喊着“太近了!太近了!”,又有些愤愤的“这个太无耻了,摆明了利用自身优势逼我就范呢!”,又想“这人的眼睛怎么这么亮呢?”

       黄志雄内心挣扎也就一瞬间,他回过神,不着痕迹地往后靠,故意摆出一副冷酷又严肃的表情,等到李熏然眼里透出点失落离得远了点才说:“也不是不行,但你要是累了必须立刻去休息。”

       黄志雄严肃起来相当有威慑力,李熏然都基本放弃了,听到他这么说又高兴起来,可看到黄志雄表情那么快就软化笑起来,便意识到自己被耍了,顿时就有点想跟他打一架,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小表情摆出去还没几秒就奏效,立刻产生了一种“赢了”的诡异成就感。

       黄志雄弄干头发,便收拾收拾准备出发,李熏然看着时间,一直催他,黄志雄是真没办法想象有什么包子好吃到需要这么早赶着去吃,难道第二笼的口味和第一笼会有什么区别吗?虽然这么想,黄志雄还是加快了速度。

 

       李熏然时间掐的准,两人赶到包子铺时第一笼包子正好出笼。队伍排得挺长,等轮到他们俩,剩下的包子就够他俩一人一个了,李熏然一副走运的表情,一边付钱一边对黄志雄表示自己头天转发的锦鲤还是很管用的。

       黄志雄一个归国才几个月的华侨,没用过微博,无法理解锦鲤为什么是买到包子的充分必要条件,也就没接话,接了李熏然递过来的包子先咬了一口。

       “确实挺好吃的”黄志雄想。皮薄馅大,虾仁很嫩,肉很新鲜,香菇味道不算重,恰到好处,虾仁和肉的香味都还能尝得到,黄志雄再咬一口,吃到了鹌鹑蛋,没有蒸的过老,蛋白又嫩又滑,蛋黄渗进了汤汁,一点不涩口,汤汁流进嘴里,馅儿的味道融合的特别好,这汤汁既有虾仁的鲜味,又有肉香,香菇提鲜提香,真是特别好吃。

       李熏然三两口吃完了包子,跟黄志雄介绍:“这里的三鲜汤包做起来特别麻烦,一天就出一笼,想吃必须赶早。”

       黄志雄咽下最后一口包子,对李熏然比了个大拇指,李熏然骄傲得很,用刚擦干净还带着包子香的手捋一把头发,说:“这整座城的好吃的没有我不知道的,吃这方面听我的绝对没错。”

       “绝对听你的,那我们下一站怎么走啊?大美食家。”黄志雄看李熏然这副骄傲又张扬的样子,只觉得心里被什么轻轻柔柔的东西拂过,痒痒的,却很舒服。

       李熏然显然被“大美食家”四个字取悦了,笑得牙龈都露出来,直接拉着黄志雄的手臂边走边说:“算你有眼光。”

       黄志雄突然被拉住,吓了一跳,可看着自己手臂上那只骨节分明,指骨修长的手,完全没有要挣脱的想法,就任他拉着,像两个刚放学的赶去秘密基地的小学生,期待又兴奋。

 

       两人严格按照李熏然制定的美食一日游吃了一个上午,走走停停,吃的都是一些分量很小的食物,黄志雄也没觉得特别撑,可午饭一顿螃蟹大餐,黄志雄暂时是吃不下任何东西了,他对李熏然提议先逛逛,消消食再继续。

       李熏然想了想,把黄志雄带去了附近的公园。

       这个公园有一大片银杏树,现在叶子已经全黄了,树上是金黄的腾云,树下是鎏金的海浪,尽是自然的鬼斧神工。

       两人都没有说话,一前一后地走着。李熏然还在康复期,看着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其实体力还是跟不上,容易累,他走到路边的长椅旁坐下,黄志雄便也跟过去坐着。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从枝桠叶片的缝隙间穿过,照到两人身上,暖洋洋的,懒洋洋的,李熏然很快就睡着了。黄志雄怕他着凉,脱下外套盖在他身上,自己就愣愣地盯着这一大片的金黄色,脑子里翻覆着几年前的战场、法国,阁楼上一幅幅填满了黑色的画,快要装修好的小店和身边的李熏然。

 

       李熏然醒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天空和银杏树连成一片,满目金红金黄的色块。李熏然颇有些懊恼,黄志雄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自己想通了一些东西,此时觉得非常轻松和愉快,眼里都漾出温柔的光。

       “以后日子长着呢,也不急在今天一天。”

       李熏然闻言转头看过去,黄志雄的脸落在他眼里有些模糊,李熏然只能看出他在笑。

       “晚上咱别吃火锅了,去我家吃吧,让你尝尝黄家祖传锦绣鱼丝。”

       声音是听得分外清楚的,黄志雄的声音低沉浑厚,轻缓地说话时,就好像一段月色,从脑子里流进了心里。

       李熏然笑了:“好。”


评论(6)
热度(27)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