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焦水仙】欢卓段子存档(一句诗一个段子系列,9月)

9.7  闲敲棋子落灯花

       夏夜,若是雨声潺潺恰好驱散了暑气,李寻欢便会闲挑了灯,拉着卓东来在八角亭里摆了棋盘,纹枰几局打发闲余。乏了便喝酒,李寻欢偏好竹叶青,直接拎着酒罐,不甚端正地斜靠一旁;卓东来爱饮葡萄酒,一手执壶一手执杯,放松地坐在石凳上自斟自饮。等有了三分醉意,回房便又是一夜好眠。

9.8 醉里挑灯看剑

       每年阿飞和李寻欢相聚的这天李寻欢总喝的特别多,他本已习惯浅酌,可会友的日子,怎能不喝酒?卓东来也愿意在这天多饮几杯,他是个懂得享受的人,饮至半醉,便可挑着灯观赏这世上最快的剑与最快的刀比试。若是有所领悟,卓东来也会与李寻欢过几招,两人一个随意折一柳枝,一个拈叶飞花,却是十分风雅。

9.9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这年立秋,李寻欢拉着卓东来随意寻了座山,登山作乐。山不高,也无名,二人都不用轻功,就慢悠悠地走着。登顶时已近黄昏,云雾缭绕掩映着日暮千里,景色颇为壮丽。天色渐黑时二人便起身下山,归途中,李寻欢问:“此行如何?”卓东来悠然道:“乘兴而来,尽兴而归,足矣。”李寻欢便笑:“东来懂我。”

9.10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这年大雪刚过,卓东来忽然有些厌倦长安年年不变的肃冷深寒,便与李寻欢一起往江南去。途经松江府时恰是冬至,松江府冬至前后的鲈鱼天下闻名,两人便多留几日。寒江垂钓颇有风味,卓东来幼时苦寒,做个鱼汤不成问题。江如白练,飞雪连天,鲈鱼飘香,轻酒浅酌,李寻欢抬眼望对面的卓东来,只余满心欢喜。

9.11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卓东来第一次到李园时,头一夜在冷香小筑下了局未完的棋,弈局过半,李寻欢仰头喝口酒,落一子又喝了口酒,而后突然开口道:“说来我们曾有十几年未见面吧,东来。”

       卓东来抬头望过去,李寻欢双眼清亮,也没等他回话就自顾自地继续说:

       “这十余年我常常想起你,大抵总是想你长成了什么样子,过得可还好,你的能力我自清楚,是以我虽担心,却不忧虑,想到你我总是高兴的。可只有一次,便是我们分别后我第一次回到李园,那夜我躺在床上,想起我曾与你说过李园如何,还说要带你来这里。那时我一个人实在失落难当,便起来坐在这儿喝了一夜的酒,竟是第一次喝醉了。”

       卓东来静静地听李寻欢说完,依旧是惯常微带笑意的表情,眼里却全不一样,那总是冰冷的目光软化瓦解,逐渐晕开成意外,惊讶,欢喜的情绪,他一瞬不瞬地望着李寻欢,千言万语都化在了眼里。

       “这可真是折煞我了。”卓东来的声音总是低沉的,这回却全是笑意,对面的李寻欢已喝完了那壶酒,他本已千杯不醉,这次却醉的彻底,竟是连酒杯都没拿稳摔在了桌上,“前辈竟为我醉了两回。”

       卓东来起身将李寻欢扶回床上,自己也一同躺下,窗外雨声淅沥,此刻听来也分外悦耳,两人便都沉沉睡去。

9.12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说来早些年我应见过你一次的。”小酒馆里,李寻欢一边喝酒一边看着酒馆外飘扬的紫色镖旗说道,“我浪迹于关外的那几年,也不知进过多少酒肆,自然也常常见到往来的镖队,染紫作旗的全天下也只你一家,那时我只道那全身着紫的镖头气度不凡,却不知是你,不然或可早几年重逢了。”李寻欢又喝了口酒,不无惋惜之意。
        卓东来为自己斟碗茶喝着,也忆起了旧事,他偏过头望着李寻欢,话里也听不出情绪,可李寻欢却分明感觉到些微怨气:“我倒是知道前辈也在那小酒馆落足,那日我刚安顿好镖队,便想去寻前辈叙叙旧,却是没想到我前脚刚进店,前辈后脚就离开了。”
 李寻欢错愕地睁大眼瞪着卓东来,愣了一瞬连酒都忘了喝,哑然失笑。
        “这还真是,巧了。”方才的惋惜此刻大半化作了无奈,“我的不是,东来罚我好了。”
        当年那错失的怨气早已没了,卓东来颇为无言地看着李寻欢笑个不停,却是久违地被激起了捉弄人的心思。
        卓东来转眼看见李寻欢手里的酒杯,脸上立刻笑的十分惑人,连声音也刻意压低了几分,
        “即如此,那便罚前辈一个月滴酒不沾吧。”
        李寻欢的笑声戛然而止,正待开口,卓东来却已是开怀笑着转身走了。

评论(3)
热度(13)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