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盾冬】布鲁克林老画家

AU

没有超级英雄的世界,Steve画了一部名叫《美国队长》的漫画。      




       大概一周前,因为家里搬家,我被派去整理那个满是杂物的阁楼。这阁楼在我儿时可算是一个瑰丽壮大的城堡,我和朋友们在里面探险、寻宝、玩乐,从各个隐秘的小角落找出了不少有趣的小玩意儿,不过少年时期过后我们有了新的游戏,便再没来过这个小小的藏宝地。这次被派来整理这个阁楼,儿时那些美好的小记忆意料之中地被勾动了,我兴致高昂地窝在里面挑挑拣拣,仔仔细细地翻遍每一个隐藏的角落,打开每一只神秘的箱子,想要再次获得儿时的惊喜。

       我确实获得了,那个隐藏的角落的最深处压着一只神秘的箱子,上面落着我爷爷那个时代的灰尘。这只箱子藏得太深了,以至于小时候我和我的朋友们都没有发现过它,也因此在很长的一段岁月中错过了安眠其中的宝贝——一套名为《美国队长》的漫画。

       必须先声明,我并不是那种老大不小还沉迷漫画的不肯长大的孩子,实际上此前我并未曾对漫画产生过强烈的兴趣,更别说这种处处充斥着英雄主义的漫画了。但这套漫画确实吸引了我,美国队长和他亲密的伙伴Bucky的故事让我此后整整一周甚至连房间都不愿意离开,废寝忘食的读完了这些宝贝,并且意犹未尽。

       我得说这套漫画的确未尽,故事在Bucky从那列飞速行驶中的火车上坠入了苦寒幽深的高崖这个情节处戛然而止,我找到的最后一本漫画的最后一格便是那个高崖,往前一格是美国队长不可置信且悲痛欲绝的表情。

       我回阁楼重新翻找过那些可能被我遗忘了的角落,结果什么也没找到。我还抱着这些宝贝去问了爷爷,可爷爷告诉我这些就是所有的了,他对这套漫画记忆显然也很美好,所以突然停止出版给爷爷留下了挺深刻的印象。据爷爷回忆,这套漫画在那时几乎是人人都爱看的,本就是战争时代,这漫画在那时不知激励了多少人,美国队长就是那个时期的全民偶像。就在战争快结束时,漫画里的战争也步入了尾声,但漫画毫无预兆地——甚至没有一个声明——就那么消失了。那时不知有多少人找到出版社,可都没有得到确切的答复,时间一长,大家也就无奈的接受了。“这是我这一辈所有人的遗憾。”爷爷看起来直到现在都还有些耿耿于怀。

       我可不想让这个成为我这辈子都无法补全的遗憾,找出版社没用,我直接去找作者总行吧。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寻找《美国队长》的作者。

 

       作者先生和美国队长同名,他们共同拥有Steve Rogers这个名字。在封面上看到这个名字时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可后来致电出版社——感谢上帝这么多年了这出版社依然健在——确认过后,得知作者确实叫Steve Rogers,而且不是笔名。我有设想过这位作者先生得要多自恋才会把自己的真名用作漫画主角的名字,但想了想这漫画的精彩程度,又觉得作者先生自恋也是很有资本的。

       获得Rogers先生地址的过程比我想象的要顺利得多。过去了这么多年,出版社也只留有《美国队长》尚在连载时作者先生的老地址。我抱着一丝不切实际的希望找到那间老公寓,Rogers先生果然已经搬走很多年了。不过现任房东——老房东的儿子,当年看《美国队长》的时候20岁都不到,现在已经是个走路需要柺杖帮忙的老爷爷了——提供了很有用的信息。

       “Steve Rogers?我当然还记得他。他是一个大好人,他的好朋友也是——你该知道那位好朋友的名字的。对对没错,就是Bucky,《美国队长》huh?Steve用他和他最好的朋友的名字来命名漫画里的两个英雄。为什么不继续连载?这个我也想知道,我问过Steve,他不肯说。Steve现在住哪儿?感谢我吧小伙子,我们家跟他关系不错,他告诉过我他家的地址。话说回来你要找他做什么?我可不能让你骚扰到我的老朋友。只是想知道漫画的结局?你还真是,用现在年轻人的话怎么说的来着——哦,狂热粉丝。好吧好吧,告诉你吧,问到结局可别忘了告诉我。”

       确实得感谢这位可爱的房东先生,要是Rogers先生真的把结局告诉我了,我一定会去跟房东先生分享的。

 

       去房东先生给的地址之前我回家带上了那套《美国队长》的漫画,也许作者先生能给我几个签名呢。

       那个地址指向布鲁克林一个孤独的小院子,白色的篱笆,红色的房顶,就那么恰到好处的铺陈在蔚蓝的天空之下,艳烈的阳光毫无保留的挥洒,完美的打光造出了几可传世的油画——篱笆上缠绕着白花牵牛,篱笆下断断续续的依偎着一排淡黄色雏菊;院子右边许是树灵的居所,高大的梧桐树冠几乎覆盖了整个这一侧,树荫下铺满了或白或黄的兰花;院子左边肯定有花仙常住,前方篱笆后种了几株向日葵,左边角落是大丛绣球花,上面挂着蓝色和紫色的花球,左侧篱笆旁有一排粉玫瑰花墙,小房子墙脚下隐约看得到盛开的满天星,前方是缀满了淡紫色的一小片薰衣草,花丛间还有一些植物尚在沉眠,等待着对的时候迎来最美的绽放;甚至连小房子本身也并不寂寞,常青藤已经顺着被它覆满的左墙爬上了房顶。

       花丛掩映中有位精神矍铄的老人,身材并不高大,头发已经全白了,蓄着络腮胡,正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修剪枝条。我抱着一箱漫画不方便敲门,只好大声的打了个招呼——希望这位不知道是不是Rogers先生的老人耳朵不背。

       “请问有什么事吗?”真高兴他能听到我,老人放下手中的工具走向门口,这时我看清了老人那双深邃的蓝眼睛,它们正温和地看着我,我突然紧张起来。

       “额…..请问……请问您是Rogers先生吗?”我肯定脸红了。

       我想老人一定是看出了我的紧张,他给了我一个友善的笑,“放松,孩子。”他说,“我确实姓Rogers,就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了。”

       我被安抚了,那些不知哪儿来的紧张的小情绪一下就飞的远远的,我晃了晃箱子向Rogers先生示意,告诉他我的来意。Rogers先生愣了那么几秒,他看起来似乎有些苦恼,我正觉得我今天肯定要空手而回时,他伸手打开了箱子,带着些许怀念看着那些漫画。Rogers先生很快就走出了自己的思绪,他眼里染上了一丝歉意,这让我更觉的不好意思,明明是我打搅了他悠闲的午后。

       “抱歉让你站了这么久,我也真是老糊涂了,先进来吧。”Rogers先生为我打开门,领着我走向了他的小房子。

 

       比起外面小花园的繁美,房子内部只能说很简朴。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普通的茶几,简单的藤椅。我注意到这里的生活用品都是单人的,单人沙发,餐桌旁也只摆了一张椅子。

        “抱歉,只有茶。”Rogers先生为我俩倒了茶,然后在对面坐下,“你想知道结局?”

       我热切的点头,我想我的眼里说不定都射出了某种狂热的光束,Rogers先生甚至无奈的笑着偏了偏头,然后接着说道:

       “我没画过结局,不过当年我确实已经设想好了这个故事该怎样结束。咆哮突击队抓住了Zola,拷问之后获知了红骷髅的计划,美国队长带领同伴袭击了九头蛇基地,咆哮突击队负责杂兵,队长则追着红骷髅上了一架战斗机,他赢了,但战斗机失去控制,坠毁在北极冰原。”Rogers先生喝了口茶,“这就是结局。”

       “美国队长怎么可能会死……”我实在不太想接受。

       “他当然会死了孩子。美国队长虽然力量强大,但毕竟是个人,何况和平年代是不需要英雄的。”

       我几乎要后悔这小小的追寻结局的旅程,我才刚开始崇拜的英雄,就这么被判定了死局。

       “你要看看我的画室吗?”我的伤心大概表现的太过明显,Rogers先生出声打断了我的思绪。这个邀请绝对是个惊喜,我必须接受,那份伤心我可以回家再好好发泄。

 

       画室在二楼,或者说整个二楼就是一间画室和作品陈列室的合体,Rogers先生到另一头拉开了窗帘,那是一整面落地窗的墙面,正对着小花园。

       我在陈列作品的这边欣赏挂在墙上的那些画,我注意到那些作品有大部分都是一个人的画像,它们占据了一整面墙,依着画中人的年龄排列,就像家里的照片墙一样。青年时期的那些看起来有点眼熟,我走进了仔细看,发现那很像漫画里的Bucky,当然漫画要夸张得多,但画中人穿着军服不羁笑着的神态简直和Bucky一模一样。

       “请问这是Bucky吗?”我忍不住询问。

       “是的。”

       “您为他画了这么多像为什么不送给他呢?”

       Rogers先生这时也走到了这边,他看着那些画像,蓝眼睛的光彩闪烁着我不了解的情绪,“Bucky二战时牺牲了。”

       我是个笨蛋,“对不起Rogers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

       “没关系,已经过去很久了。”

       我知道我不应该再开口了,但我突然想到另一个我纠结了很久的问题,这也许就是答案,我甚至比我想的更快问出了口:“请问您是因为这个才停止连载漫画的吗?”哦,我恨我追根究底的好奇心,我肯定会被这位温和的先生讨厌的。

       Rogers先生闻言转头看着我,看起来并不像生气了,但那蓝眼睛黯淡了许多,我这次真的太过分了。我正准备再次道歉然后离开不再叨扰这个本应悠闲的午后,Rogers先生却回答了我的问题。

       “我很久没有过客人了,我得谢谢你今天来了,让我能跟人聊聊天,但这个故事可比那个结局要长,你真的想听吗?”

       不管是为了这句话的前半部分或是后半部分,我都无法拒绝,Rogers先生邀我下楼坐着慢慢说,但我却更想留在这间画室里。我到楼下搬了张椅子——Rogers先生本想自己去,但看在老天的份上,我怎么好意思看着一位老人为我搬椅子?!

       Rogers先生还是没让我一个人做事,他下楼重新泡了茶端上楼来。我们再次面对面的坐着,开始倾听和诉说那个真正让我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故事。

 

       “和漫画开始一样,我确实体弱多病,事实上我能活到现在应该说是一个奇迹。Bucky和我一起长大的,他像漫画里一样优秀,不,他本人要更优秀。Buck从认识我的那一天开始就照顾我保护我,漫画里Rogers注射血清前的情节并不是我的想象,那些基本都是真的。但现实中当然不可能有那种神奇的东西,所以我自然不可能成功入伍。”

       “战事不那么紧张时Bucky还有机会常回来,他自然知道我因为不能入伍的事郁郁,他比我自己还要了解我。Bucky提议要我画一些小故事投稿,他说虽然我不能参军,但我可以创作一些故事激励士兵们和普通人。我那时并不觉得我有天赋做这个,我虽然画些画,但从没写过故事。可Bucky在这事儿上很坚定,他不断地对我重复说我可以。然后才有了《美国队长》”

       “《美国队长》连载的那段时间可以说是我最幸福的一段时光,我确实如Bcuky所说激励了这个国家,而且在漫画里我实现了梦想,能够真正上战场保家卫国,我还能保护Bucky。Bucky那时能经常回来,我们一起去看科技展,他还故意拉我去玩旋风飞车,找来女孩子四人约会——哦这些你应该知道,漫画里也有过这样的情节。”

       “我会常和Bucky聊聊漫画的情节走向什么的,我说英雄应当死于战场,Bucky很同意我的观点,但他说英雄的副手当然应该比英雄更早离开。他说的是漫画里的Bucky,那是以他为原型创造的人物,我想我应该听他的,所以我设计了一个那样的结局。”

       “漫画最后一次连载时正好赶上战争也快要结束了,那时Bucky已经很久没回来过了。我那次交稿时还为自己漫画和现实的同步而感到高兴,我想等结局出来Bucky也该回来了,这让我动力百倍的回去画接下来的情节。”

       “可也就是那天我接到了军队关于Bucky的通知。从军队回来的路上我都觉得我是在做梦,虽然我手里就抱着Bucky的遗物。并不是说Bucky就不可能受伤牺牲,但那个时候!广播里新闻里都是胜利的消息,Bucky他活过了最艰难的时期!Bcuky每次上战场我都担心再也见不到他,就这一次我几乎要安心等他回来了,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我的漫画和现实真正同步了。我尽全力说服自己漫画情节和现实并没有关系,但那有什么用呢?Bucky再也回不来了,我再也不可能画完这个结局了。”

 

       Rogers先生看起来相当平静,但他的声音在颤抖,我以为他要哭了,可那双蓝眼睛并没有晕开泪水。他站起来走向挂满画像的那面墙,我从未在别处见过更温柔的眼神,Rogers先生就那么温柔专注的看着那些画像,就像在看着自己的爱人。

       我突然意识到一些事,Bucky也许不只是Rogers先生的挚友。

       “您爱他吗?”

       Rogers先生看起来很意外,但他立刻回答了:“是的,我爱他,我爱Bucky。”没有一丝迟疑,这短短一句话饱含的爱意甚至让我开始憧憬一段美丽的邂逅。

       “那么他爱您吗?”

       “我想他爱我。”Rogers先生这时走到了这面墙的最后一幅画前,那里面是一位老人,有些蜷曲的短发已经全白了,但依然是那样不羁的笑,蓝绿的双眼里的温暖几乎要透出纸面,Rogers先生就在旁边温和的笑,“这些年我一直后悔没有跟他说过,但我想他一定知道,我想他爱我。”

       我以为我会反感这出人意料的爱情,但我只觉得遗憾和悲伤。我忍不住多看了会儿这幅和谐的画面,然后赶在没出息的哭出来之前向Rogers先生道别。

 

       Rogers先生送我到楼下,我独自穿过花园小道,这里的景色并没有变,但我却觉得这个花园现在只剩了孤独,连花开都寂静无声。

     进车前我扭头看了眼二楼的画室,透过窗户能看到Rogers先生回到了Bucky的身边,那个剪影就像电影的结尾,悄然落幕。


评论
热度(15)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