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盾冬】地球384(14-24)

为了提醒我自己,记得把这坑给填了= =




14

       Winter Soldier发现Rogers似乎在找自己。

       Winter Soldier一直跟着Rogers,自然知悉他的一切行动。

       事实上从Rogers研究九头蛇的资料开始,Winter Soldier就知道他是在找东西,目的性太强了,他把神盾局的资料彻底的筛选了一遍,只留下了几个人名地名。

       Winter Soldier不知道这个被冰冻七十年才刚刚苏醒的人是以什么筛选条件把其他信息过滤掉的,但他留下的这些都指向了九头蛇还存在的据点,再想想他刚醒时立下的誓言,Winter Soldier这时以为Rogers只是在寻找九头蛇的据点而已。

       可当Rogers清理完几个据点之后,Winter Soldier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

       神盾局拷回来的文件中有一些和自己有关的,曾经的任务报告之类的,但混在其他那些可以直接指向九头蛇其他据点的资料中,按理来说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而神盾局的特工们也确实没在意几份普通的任务报告。

       但Rogers注意到了。

       也许不能说是注意到了,他本来就在找这个。

       Winter Soldier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知道能在九头蛇的文件中找到与自己有关的资料。

 

       Rogers先生最近有了一些空闲时间,但他也实在没太多地方可去,为了消磨时间,Rogers先生重新拿起了画笔。

       Rogers先生有时会出门随便找个地方坐着写写生,不过大多数时候还是喜欢以温柔的笔触描摹自己的记忆。

       Rogers先生会画咆哮突击队的同伴,美丽的Carter女士,画的最多的是Bucky,Rogers先生单独用了几本画册来画Bucky。

       照顾弟弟妹妹的Bucky,保护自己的Bucky,跟女士约会的Bucky,逼自己玩旋风飞车的Bucky,喝酒的Bucky,跳舞的Bucky,穿着军服的Bucky,歪戴着军帽向自己行军礼的Bucky,穿着作战服的Bucky,正在狙击的Bucky,微笑的Bcuky,大笑的Bucky,苦恼的Bucky,认真的Bucky,Steve沿着自己的记忆一张张的画下去,不止是美好,连痛苦的回忆也都记录下来——掉下火车的Bucky,躺在实验台上的Bucky,执行任务的Bucky,被层层厚冰冻住的Bucky。

       Steve希望Bcuky找回来之后这些可以用的上,不用那些冰冷的报告,而用自己的画一点点的唤醒Bucky的记忆。

       所以一定要完整,虽然痛苦,但Bucky不会因为痛苦而逃避,那么他更要坚定。

 

       Winter Soldier看着Rogers画那些画,开始不知道他画的是谁,但看到后面那些画Winter Soldier意识到Rogers画的是自己。

       Winter Soldier仍觉得那都是别人的故事,他不觉得自己会像画中一样拥有那么丰富的表情。后面那些他倒还觉得都是自己,一样的冰冷。

 

15

       Rogers先生不得不暂时停止了寻找Bucky的行动。

       哪个时代都不缺疯子,七十年前Rogers先生遭遇了红骷髅,七十年后Rogers先生遭遇了来自神界的Loki。

       善良而富有正义感的Rogers先生无法理解疯子们的想法,他也不想去理解,Rogers先生永远也不会想通为什么总是有人会肆无忌惮的去伤害别人。

       当Rogers先生听说Loki将Barton先生和Selvig先生洗脑时,他感觉到了熟悉的愤怒。

       他想起过去很多次看到的场景,Bucky躺在实验台上,无助的承受着极端的痛苦。

       Rogers先生当然知道不应将个人情绪带入任务中,但他有些克制不住。所以当得到Loki的消息时,他有点急切地赶了过去。

       神不愧是神,Rogers先生打得有些狼狈,不过对方似乎不是擅长物理伤害的类型,Rogers先生也并没有受什么伤。Tony先生及时赶到,他们得以将Loki带回去。

       不过Rogers有些担忧和疑惑,Loki应该还有更大的力量。

       回去的途中,经历了一些小波折,他们又多带了个神,Loki的哥哥Thor——Rogers先生不想吐槽,但他真的不希望知道Loki仅仅是因为跟家里人吵架就疯了。

 

       Rogers跟那个所谓的神打的时候,WinterSoldier感觉自己分裂成了三个人。

       一个自己冷静的站在一遍看着,评估着两人的战斗力,分析战况,理智的告诉自己Rogers不可能会受多重的伤。

       还一个自己则试图咆哮着冲上去,帮Rogers抵挡所有的攻击,用自己的钢铁胳膊把那个神的细喉咙捏断。

       另一个自己在痛苦,因为明白自己无能为力,因为明白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这跟过去的情况有些不一样,也许是因为第一次看到Rogers打得这么艰难,这让Winter Soldier再一次意识到,自己宁可那些伤害都在落自己身上,也不愿这个金发的大个子受伤。

 

16

       此后的事情急转直下,Rogers先生的担忧被验证了。

       Banner先生被激怒,放出了Hulk先生;被洗脑的Barton先生带人袭击了飞船,Stark先生必须去修好因此停止运转的涡轮引擎。

       Thor挡住了Hulk先生一段时间,而后Hulk先生被一个不知死活的敌方飞行员惹得更加愤怒,跳上那架战斗机把逗比飞行员扔了出去,但自己也从高空掉下去了;之前跟Hulk先生打的Thor被自己的熊孩子弟弟坑了,也从高空坠落;Stark先生及时修好了涡轮引擎,Rogers先生也及时打下了开关让Stark先生好好地活了下来;Romanoff女士打晕了Barton先生,他晕过去之前似乎就已经因为重击从Loki的洗脑中脱离了。

       但是Coulson先生死了。

 

       经过过去几个月时间的相处,Rogers先生已经把Coulson先生当成了自己的朋友。Coulson先生是一个很好的人,他尽自己所能地帮助Rogers先生,他是Rogers先生在遥远的七十年后认可的第一个朋友。

       Fury先生拿过来的美国队长的卡片摆在Rogers先生面前的桌上,那上面还沾着Coulson先生的血。

       Rogers先生没法儿形容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他是个经历过二战的老兵,他见过的尸体多的数不清,他甚至亲眼看着自己的Bucky掉进了冰封的山谷却无法抓住他,他还自己亲历过死亡。

       但Rogers先生仍然感觉到无法抑制的悲痛和愤怒。

 

       Winter Soldier觉得自己似乎被Rogers的情绪传染了。

       Rogers眉头紧紧蹙着,垂在身侧的手死死地握成拳,蓝眼睛如同暴雨倾迭的大海。Winter Soldier虽然不是很理解,但他想Rogers是因为那个叫Coulson的人的死而伤心。

       Winter Soldier因为Rogers的伤心而焦躁。

       Winter Soldier还觉得自己曾经看过Rogers这伤痛的表情。

       那是在一个已经基本变成废墟的酒吧,Rogers独自一人喝着酒,那酒却似乎无法缓解Rogers的任何悲痛。

       那时自己做了什么呢?WinterSoldier努力回忆着。

       然后他第一次将自己的手搭上了Rogers的肩膀,轻轻的说:“Steve,别难过......”

 

17

       Coulson先生的死刺激到了飞船上的所有人。

       Fury先生向Rogers先生和Stark先生介绍了复仇者联盟的计划并毫不掩饰的向他们表达了他对这个计划曾经的期待,他现在也还在期待着。

       Stark先生很愤怒,并且悲伤,虽然他傲娇的不想表现出来。Stark先生天才的大脑——额,或者说跟Loki一样喜欢万众瞩目的性格发挥了作用,他推测出Loki会去他的Stark大厦。

       复仇者小队——他们认可了这个称呼——立刻赶了过去,可似乎还是晚了点儿,连接着外星人大军的传送通道已经开始打开无法停止了,但他们不会放弃。

       Thor和Banner先生也及时赶到,Rogers先生为复仇者小队做了战术安排,大家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想要保护这个世界。

       他们成功了,虽然总是帮倒忙的政府最后还差点儿坑了世界一把,不过Stark先生解决了那枚不长眼的核弹顺便还给外星人大军造成了大规模的伤亡,命悬一线的天才也有力气计划战斗结束后的土耳其烤肉聚餐了。

       然后他们给这场战争扫了个尾,一起去抓住了被Hulk先生摔的晕晕乎乎的Loki,现在他们可以去看望Coulson先生了。

 

       土耳其烤肉馆。

       不得不说这烤肉的味道确实是有点太别出心裁,除了Thor,大家似乎都不太接受这奇异的口味。

       Rogers先生在想些别的事,Banner先生似乎兼职医生,他想也许可以向Banner先生请教一下Bucky身体受损的严重程度。

       行动派Rogers先生换到了Banner先生邻座,隐去姓名向Banner先生大概描述了一下Bucky的情况。

      “Hum,可以长期冰冻的话大概是注射了与你的超级血清类似的药剂,但无法断定是终身性的身体改造还是短期性的对身体潜能的刺激,至于你说的洗脑,考虑到需要多次重复,也许是对大脑皮层及海马体进行刺激,强制遗忘永久记忆,但为保证不对智力等方面造成损伤,这种刺激无法太强所以只能造成短期性的伤害。而那个机械臂,机械方面我并不算专业,也许你可以问问Stark,但根据你描述的情况,那个机械臂可以像人的手臂一样使用自如,那么基本可以断定它接入了人的中枢神经系统。”Banner先生抬了抬眼镜,“我以前从没见过类似的情况,我需要见到他给他做个全面的检查才能对他的状况进行准确的判断。”

       Stark先生这时已经听到了有关机械臂的描述,他也一起加入了讨论。他们告诉Rogers先生必须要见到本人进行检查才行,但他们都判断Bucky的情况不容乐观,不论是长久的冰冻还是反复的洗脑都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


18

       Rogers先生比常人敏锐四倍的感觉告诉他有一道视线一直盯着他,从刚才他和Banner先生、Stark先生开始小讨论之后就一直盯着他。

       是Romanoff女士,Rogers先生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她。

       Romanoff女士发现自己的盯人行为暴露之后便直接过来了。

       “Cap,我听到你刚才对你那位铁手臂朋友的描述,”Romanoff女士看着他说,“这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他也有一条铁手臂,不过那个人可不是什么朋友,他杀了我的一个任务的保护对象,还给我留下了一道伤疤,让我从此远离了比基尼。”

       Rogers先生闻言心里一突,他第一次看到Romanoff女士的时候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这感觉闪的太快Rogers先生直接忽略了它,现在他第一次仔细观察了面前这张美丽的脸,然后发现……过去果然见过。

       Romanoff女士那个任务的保护对象也是Bucky的任务目标,Bucky的任务是杀了他,然后Bucky成功了。那时一个红发的女人——也就是Romanoff女士挡着任务目标,Bucky直接甩了一枪过去。

       Rogers先生不禁产生了一种做坏事被人发现的心虚感,他想等Bucky恢复之后一定会对她道歉的,但是现在还不能让她知道Bucky。

       所以Rogers先生挤出了一个笑容,对Romanoff女士说道:“wow是吗,那可挺巧的……”

       Romanoff女士转过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回过头来说:“Cap,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说谎的技术真的很烂,说吧,Winter Soldier跟你有什么关系。”

 

       没有人可以让美国队长说出他不想透露的情报,但同样的也没有Black Widow挖不出来的消息。

       在Romanoff女士及周围一众等着听八卦的复仇者们再三保证不会泄露消息之后,Rogers先生完整的讲出了Bcuky的故事,考虑到背后灵这种事基本不会有人信,Rogers先生说自己是在九头蛇的据点得知了这一切。

       “……所以我现在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找回Bucky。”Rogers先生讲完之后大家都沉默了。

       Romanoff女士转头和Barton先生对视了一小会儿,显然是想到了之前那段很不愉快的经历,Thor看起来似乎已经发怒了,Banner先生低头擦着眼镜,像是在压制着什么,Stark先生飞快的划着自己的手机屏,但并没有认真看飞速闪过的文字。

       “你显然并没有尽最大的努力Cap,”Stark先生打破了沉默,“你还没有寻求天才的我的帮助,我可以......Emm,我是说,我对那个铁手臂很感兴趣。”

       “算我一个,”Barton先生也说话了,“他可是害得Nat失去了比基尼,我得好好教训教训他才行。”

       Romanoff女士闻言瞟了Barton先生一眼,简单粗暴的传达了“我都打不过何况你?”的信息,然后说:“我也很想再跟他打一次,我可是失去了比基尼啊。”

       Thor那独特的中世纪的说话方式出了声:“吾友啊,吾等愿助你寻回旧友。”

       “我也算个医生,”Banner先生温和的开口,“当然得治好我的病人。”

       Rogers先生看着他的朋友们,他心中乱七八糟的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最终他只是温和而真诚的笑着,对他的朋友们说:“谢谢。”

 

19

       不得不说Fury先生的眼光还是不错的,由他计划建立的复仇者小队在不逗比的时候是一个十分强大高效的队伍。

       烤肉聚餐过后,Stark先生让复仇者小队的所有人都暂时住进了他的Stark大厦,Thor请了个假,他需要先把他的熊孩子弟弟押送回Asgard,他说他会尽快赶过来。

       不能更优秀的女特工Romanoff女士扫荡了一遍她的个人情报网,Stark先生吩咐自己万能的人工智能管家Jarvis先生黑了几个重要的大型数据库,查找和Winter Soldier或Bucky Barnes,James Buchanan Barnes等词条字段相匹配的信息,Rogers先生则根据自己的记忆将Bucky的参加过的所有任务记录下来做成了一本厚厚的任务手册。

       这些都十分管用,复仇者们很快确定了Bucky应该就在纽约。不过麻烦的地方在于,纽约这座城市在九头蛇的大网中似乎占据了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纽约市内的九头蛇据点并不止一个,情报告诉了他们据点的可能位置,但并不确定,也不能肯定Bucky到底被封存在那个据点。

       根据这个情况,Rogers先生做出了先由他、Romanoff女士和Barton先生暗中潜入的计划,并不那么适合秘密任务的Stark先生和Banner先生暂且留在Stark大厦继续分析资料。

 

       潜入行动相当成功,分析出的第一个可能位置就中了,他们带回了大量的情报资料——这可不是俄罗斯那些几近废弃的据点,两位特工和一位前军人始终记得保持隐秘,他们没有惊动敌人。

       潜入三人组带回的情报资料应该都非常重要——它们自带追踪系统,不过复仇者小队拥有Stark先生,而Stark先生拥有万能的Jarvis先生,他拦截了所有外部追踪程序,并成功解密。

       这些的确都非常有用,现在复仇者小队知道了九头蛇在纽约所有据点的地址,可惜仍没有Bucky所在的准确指向。好在所有这些据点除开他们已经去过的也不过只有5个,他们可以直接把这些据点给推平了,到时自然能找到Bucky。

 

20

       Thor过来的很及时,正赶上复仇者小队准备出发。

       Rogers先生要去的是守备最森严的一个据点,复仇者小队都觉得Bucky最有可能在那儿,Thor跟Rogers先生一起行动,他的输出很暴力。

       Rogers先生的行动一开始就遭遇了极大的阻碍,他和Thor都是超级英雄没错,但他们只有两个人,还不能让Thor直接召唤雷电把这里轰平了,万一误伤了Bucky呢?所以他们只能在保证战斗力的情况下尽量隐秘的潜入。

       不得不说Rogers先生也许自带自动搜寻Bucky的雷达,七十年前Rogers先生跟着感觉走,然后找到了Bucky,七十年后Rogers先生依然凭着自己的感觉一路杀向了Bucky所在的隐藏房。

 

        Winter Soldier现在的感觉有点儿奇怪,他听了Steve——自从他想起Rogers的名字就改口叫Steve了——告诉复仇者小队的故事,他能感觉到那是真的,除了信息的来源,但他不能想象那是自己的故事——Winter Soldier以外的那部分。

       他想起自己回来的为数不多中的记忆里的那个小个子,他现在知道那个小个子是因为超级血清变成了现在的金发大个子,他努力想象一个总是开心笑着的自己站在那个小个子旁边的画面,但是不行,他无法想象自己笑的样子,尽管他看过了Steve的画。

       Winter Soldier想,就算记忆都回来了,也许他也再没办法变回故事里的那个Bucky了。

       他看着Steve和他的朋友们——Steve说那是他的朋友,通过各种办法来寻找自己,他们的方向是对的,WinterSoldier能感觉到自己的另一部分离自己越来越近了,他的意识也越来越恍惚。

       Steve找到他了,他看到自己的身体被冰冻在一个巨大的冷冻柜里,Steve看起来很激动,他俯下身去抱着那个柜子,通过那个小小的窗口看着自己,蓝眼睛里似乎闪耀着一点水花,他看着自己,抱着自己,就好像在拥抱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然后WinterSoldier失去了意识。

 

21

       Winter Soldier感觉自己似乎沉入了一个熟悉的梦境,或者说那是一段记忆更为合适。

       在这个梦里,WinterSoldier应该是Steve画里他过去的样子——他发现自己的机械臂没了,取而代之的是真正属于人类的手臂,他没有穿着自己惯常穿的外勤装,而是在Steve画里面见过的深蓝色战斗服,头发也短到了耳侧。

       Winter Soldier仍与现实一样没有实体的跟着Steve,但这个Steve似乎跟现实中的不太一样。

       现实里的那个Steve应当遭受了更多的苦难,毕竟他刚从长达70年的冰封中醒来,然后就直面了一个故人不再的世界,但那个Steve却更有活着的实感,他努力去熟悉自己陌生的一切,他有着十分明确的目标,他的蓝眼睛总是温暖迷人,只要看着似乎就能获得无尽的力量与希望。

       而眼前的这个Steve,他穿着有些破损的美国队长战斗服,背着星盾,正在一片被厚雪覆盖的森林中行进。他后面还跟着一些人,Winter Soldier认出那都是在Steve画里出现过的同伴,他们押送着一个被牢牢绑住的看起来没有任何战斗力的男人。那些人无一例外神情悲怆萧索,没有话语,没有交流,所有人都沉默的走着。

       Steve看起来没什么不妥,但WinterSoldier能感觉到那只是看起来而已。Steve全身紧紧绷着,似乎正用尽全力挺直自己的脊背。Winter Soldier绕到前面想要看看Steve的眼睛——经过这大半年的背后灵生活,Winter Soldier点亮了通过Steve的眼睛判断他情绪的技能点——Steve的眼睛大多数时候是晴空的暖蓝色,温柔且富有力量,而这里的Steve,他的眼睛如同深海冰川一般,透出无尽的绝望与压抑。

       Winter Soldier从未见过这样的Steve,他感到不知所措,并渐渐被Steve的绝望笼罩。

 

       “CaptainAmerica,失去挚友的感觉如何?!”被押送的男人突然出了声。

       这声音惊醒了整个队伍,Steve的伙伴们的悲伤一瞬间全部转变为对那个男人的暴怒,他们几乎就要出手了。

       “Hey,停下,他还有用。”Steve的声音冷静的可怕,但Winter Soldier能看出他才是最愤怒的那个。

       Steve没有理会那个男人,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队伍的行进速度无声地加快了。

 

22

       Winter Soldier大概知道这是什么时候了,Steve的故事让他明了这应该是他——或者说Bucky——从火车上坠落之后的事情。

       “也就是说,是我让Steve这么难过的。”Winter Soldier想着,他现在沉浸于自己的绝望了,他没办法安慰Steve,他已经不在了。

 

       急行军很快回到了军营,那个男人被收押,会有别的人去审问他。

       Steve的同伴们各自回了营房,他们离开前似乎都想对Steve说些什么,但他们也知道自己的话不会有任何作用,最终每个人都只是拍了拍Steve便离开了。

       Steve这时已经脱下战斗服换上了一套军装,他没有回自己的营房,而是去了一家几乎已经变成废墟的酒馆。

       Winter Soldier记得这个地方,他刚想起来没多久,他现在再一次亲历了这一画面——Steve独自一人坐在废墟中,千杯不醉地灌着酒。

       Winter Soldier没有任何办法。

       脚步声传来,这也跟记忆里一样,一个女人过来,她跟Steve说话,劝解他不要将错揽在自己身上,Winter Soldier的“感激”这一感情这时复苏了,他感激这个女人。

       这安慰看起来并没有很大的作用,但还是转移了Steve的一部分情绪——他在恨自己,现在他将自我厌弃的一小部分转为了对九头蛇的怒火,多少也算好了点儿。

       那个女人没有留很久,Steve依然坐在废墟里毫无作用地灌酒,Winter Soldier觉得再不做点什么自己可能要疯了,他搜索了自己全部的感情和记忆,然后俯下身抱了抱Steve,直直地看着Steve的眼睛说:

       “Hey,你看我就在这里,别难过Steve,我说过会一直陪着你的。”

       两个时空的Bucky在这里重合了。

 

23

       军方的效率很高,对Zola——Steve他们带回来的那个男人——的审讯让大家知道了红骷髅的全部计划。

       Steve毫无意外的接下了任务,他发过誓要杀了红骷髅。

       Bucky能感觉到这任务有多危险。

 

       但他真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Steve跟红骷髅打的时候Bucky就已经不能停止对自己现在无用状态的愤怒,当他看到Steve打算找个无人区迫降的时候几乎已经焦躁的不能自持。

       以这架战斗机的速度来说,迫降就几乎意味着死亡。

       Bucky眼睁睁地看着Steve操作着战斗机冲向北极无人的冰原,落地时Steve头部受到撞击直接晕了过去。

       虽然没死,但这离死也不远了。

       Bucky想着现实中依然活的好好的Steve,他想起刚醒来时听到的Steve被冰冻七十多年的消息。Bucky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接上那七十多年的时光然后连接着Steve还活着的现实,但他现在只能强迫自己这么想。

       Steve渐渐被冰覆盖,Bucky的意识也逐渐恍惚,最终,他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Rogers先生寸步不离地守在Bucky的身边,从把他救出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Bucky丝毫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但今天有些不同,旁边显示着Bucky身体状况的屏幕上,各项指标曲线有了不一样的起伏。

       Bucky似乎要醒了,Rogers先生比常人敏锐四倍的视线让他发现了Bucky完好的右手的手指有些轻微的颤动。

       Steve努力克制自己激动的情绪,轻轻的叫了一句:“Bucky?”

       他看到Bucky的眼皮动了动,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Steve又叫了一句“Bucky”,然后他想起Bucky已经忘记了所有,所以Steve看着他,对他说:“也许你不记得了,你叫James Buchanan Barnes,是一个很好的人。”

       Bucky没有理会这句话,他的目光有些茫然的移到了Steve脸上。

       “Steve?”Bucky的语气很不确定。

       但这已经给了Steve简直不可想象的惊喜,他的声音都有些颤了:“Bucky,你记得我?”

       Bucky仍没有回答,他死死盯着Steve似乎想要确认什么。

       “Steve,”这次是肯定的语气,“我看到你坠机了,还痛吗?”


评论
热度(5)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