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章远X罗非】桃李春风一杯酒(第一章)

我群小可爱观澜的点梗

武侠au

年龄差21

师徒,但感情戏很少

原创人物无数


第一章 一张藏宝图


江湖近日来十分热闹。

旗亭酒肆,楚馆茶楼,凡是有人的地方,便都在讨论同一件事。

可这事,却已过去两年有余了。

这说的便是两年前赵家一夜间遭人血洗的惨事。

赵家家大业大,祖上是闻名四方的富商。富商晚年在龙山买下一块地,建了一座极尽奢华的赵氏山庄。传到赵大爷这一代,便到了最鼎盛的时候。赵大爷剑法了得,年轻时在江湖中闯下了赫赫威名,便是垂髫小儿,对这赵家也是能道出个是非所以来。

虽说赵家小辈没有格外出色的,然其招揽的众多门客,无一不是江湖上耳熟能详的好手。纵使两年前赵家已不复最繁华的光景,江湖中人提到赵家仍是掩不去敬畏的神色。

可任谁也想不到,两年前就在赵家最热闹的一夜,赵大爷五十大寿的那一夜,赵家竟无声无息地被人灭了满门,不论主脉支脉,合着门客,男女老幼三百多口人,无一幸免。

这惨案当年震惊了江湖上下,赵大爷交游广泛,其挚友也曾想过寻出那穷凶极恶的贼人报仇雪恨,可终究是树倒猢狲散,纠缠了两三月,缉凶一事便渐渐了无音讯,而这惨案也只剩说书人还会偶尔提一提,当作引客的噱头。

 

而如今,此事再掀波澜,却只是因为半张破纸。

半月前,一位白衫少年带着这半张破纸“拜访”了当今武林盟主贾琥的贾家。

据那日恰好前去拜会贾盟主的人说,说是“拜访”,少年却是一副纡尊降贵不情不愿的神色。那日,那位少年忽然出现在贾家大宅的门口,武林盟主的家中常年有众多侠士前去拜会,那日也不例外,可竟无一人看见少年是怎么来的。

那位少年甚至不愿踏入贾家的大门,只在门口不耐烦地喊道:“快叫贾琥出来见我!”

那贾家护卫只当他是来挑衅的,当即就围上去要擒住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可哪曾想,这贾家护卫按说也都是各种好手,却无一人是少年一合之敌。

众人俱未看清少年是如何出手的,只见一息之后,那些护卫便倒在地上哀声喊叫,连自己的兵器都握不住了。

“我说了,叫贾琥出来见我!”那位少年对倒在地上的护卫说,“我懒得杀人,可这贾家这块匾额若是被人打落了,便是我不动手,你们怕也没几日好活了吧。”

那护卫还强自嘴硬道:“你个不知厉害的黄口小儿,打得过我算什么本事!我家家主乃当今武林盟主,你可在他手下走得过一招?”

“呿,”少年闻言竟笑了,“无用虚名也敢在我面前张扬,真是没见识,”少年站起来,指着贾家那块匾额说道:“我今日就让你看看,我怕不怕这劳什子的武林盟主!”

说罢,原地便不见了少年的踪影。

只听见一声闷响,众人看过去,竟是贾家大少爷贾浩清险之又险地挡住了少年将要踢下匾额的那条腿。

“这位兄台,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那位少年没理会他,却明显神情亮了些许,一副惊喜的模样,自顾自地说道:“想不到这贾家倒还真有能打的,好玩儿!我来会一会你!”

话音未落,便曲掌成拳,不由分说地攻向贾浩清。

这贾浩清,在同辈之中,武功可说是数一数二的,可他居然被这位少年逼得极为狼狈。少年的拳脚迅疾如风,贾浩清擎着剑,却是左支右绌,始终无法破解少年的攻势。

那少年打着打着,竟还开始嘲讽贾浩清的功夫,嘴里说着“剑势虚浮!”“腿脚无力!”“这一招倒算精妙,可你打偏半寸,还想伤我?”诸如此类的话。

那贾浩清也算是心性坚韧,纵然已经是涨红了脸,却还是稳着剑招,苦苦支撑,想要寻出少年的破绽。

一旁围观的人群也是极为惊异,交头接耳地谈论着这少年师承何处,小小年纪武功竟然如此精妙。

这场比试结束得虎头蛇尾。

两人过了几十招,少年突然一招夺下了贾浩清的剑,挽了个剑花,一个变招便将剑横在了贾浩清脖颈处,让他一动也不敢动了——原来先前几十招,少年果然像他说的,只是在“玩”而已。

在场的无一人敢动,几十双眼睛都只盯着少年,那少年也没有动作,侧着头,好像在听谁说话。

几息之后,少年才回过头来,移动剑锋,硬是压得贾浩清屈膝跪了下去,居高临下地开口说道:“前几日,师父陪我游历江湖,途经龙山时,师父见那赵家的山庄建得精妙,便买下了给我作休憩之处。修缮时,却发现了半张前朝的藏宝图,”少年说着,从袖中拿出了一张破旧的纸页,才接着说,“师父还看不上这种东西,更懒得理会你们这些听闻消息之后必然会蜂拥而至的蝇虫,便嘱咐我把这张破纸送来你们这儿,要争你们便自己去争好了。”

话音刚落,少年便收回长剑,以巧劲掷出,将那张破纸钉在了那匾额“贾府”两字中间。

众人再一眨眼,少年便如同来时一样,无踪无影地消失了。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竟都无法理解刚才发生的事情。半晌,才突然有人惊叫道:“那少年腰间挂着的令牌,是四夕阁的“四夕令”!”


TBC

评论(7)
热度(8)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