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杨修贤/裴文德】【白宇水仙】大梦(序)

由于本文不会有肉,所以攻受随意了。

BE预警

话说北北水仙有没有群啊......一个人寂寞地写文,要写完真的好难................................................


杨修贤新得了一柄刀。

刀长二尺五寸,直刃,刀身银亮如雪,刀刃吹毛断发。

刀柄刀鞘都算不得精美,应当是一柄为了实用而不是装饰锻造的刀。

整把刀看起来寒气四溢,是一柄不可多得的好刀。若是在兵器铺子里看到它,杨修贤怕是要放弃大半年的花天酒地才能买下来。

但杨修贤是在一家古董铺子里发现它的。这柄刀躺在一众灰扑扑看不出原样的古物里,格格不入,它太新了。纵使看上去有被使用过的痕迹,可是这么一柄刀身都没有锈蚀,刀刃都没有卷口的刀,实在无法让人把它当作古物。

做旧做得太不走心了。杨修贤想。

这柄刀躺在一个古旧的剑盒里,盒子上贴满了乱七八糟的符咒,看起来倒是要比刀更像古董。

杨修贤向来对古玩毫无兴趣,那次也不过是狐朋狗友之一要来淘点东西做摆设,硬拉着他一起说让“艺术家”给参考参考。

朋友把他从床上薅起来的时候他只想打爆朋友狗头,后来莫名奇妙地跟这柄长刀看对了眼,才总算让杨修贤心情好了点儿,高抬贵眼指点了几句,没让那大傻子抱回去一对珐琅彩大瓶摆在那家蒸朋装修风格的酒吧里。


杨修贤把刀带回去的头天晚上,破天荒地没去酒吧,就窝在自己那间屋子里,对着这把刀画了一个晚上,到天蒙蒙亮了,才头脑昏沉地回床上睡了。

而那张画布上的草图,却分明是一个人的轮廓。


杨修贤这回睡到月挂中天才被饿得醒过来。

单身男人一个人过日子,十有八九不会过得比狗好很多。杨修贤还经常觉得他比狗惨多了,起码狗饿了有人喂,而他,还必须忍着饿自己开火,烧水,煮面。

不算特别清醒的杨修贤就像游魂一样在屋子里飘来荡去,垮着肩垂着头,看着就像宿醉的废人。他马马虎虎地洗漱完,捧着他的面,窝在沙发上,正准备开吃,又把碗放上茶几,准备打开电脑看点什么下饭,才终于在不同寻常的寒意里察觉到,自己家里,好像多了点什么。

他偏过头,看到自己昨天晚上放过去的刀,视线上移,杨修贤眨了好几次眼,愣愣地看了半晌,才终于确认,半空飘着的那个,确实看着是个人。

那是一个和尚,穿着白色的僧袍,正垂眼看着他。和尚周身都是温润的气质,却看不出一点慈悲,那跟他极为相似的眉眼上,除了空茫的平静,尽是冷硬的肃杀之意。

“贫僧法海,敢问施主如何称呼?”


评论(1)
热度(11)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