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行客

无所从来,亦无所去。

【韩沉/谢南翔】谬以千里(2)

白宇水仙
韩沉/谢南翔,斜线表攻受
私设如山,慎入
韩神白女神谈过恋爱,但早就和平分手了
副cp白锦曦/徐司白
韩神白女神有失忆


韩沉这个人,脸好个高腿长腰细,身姿挺拔肌肉匀称,这样的人,不论干什么都挺赏心悦目的——就比如说,他现在手里拿着一根花花绿绿的东西,把人按在行李箱上抽屁股,配着他难得明显生气的表情,挺直的脊背,也是芝兰玉树,相当养眼。

当然,被抽的当事人完全不这么想。

“哥!我错了!啊!别打…啊!哥!啊!你说了…呜!…不打我…嗷!我错了!嗷!”

……

啊嗷呜交错,间隔着屁股被抽的清脆响声,节奏感极强。

 

“……咱……要不要……劝劝?”周小篆还没从“韩神抽人屁股”的震惊中缓过来,但这惨叫声让他回忆起了童年时期每一次犯事儿时被爹妈混合双打的恐惧,尽管还没正式认识,一丝丝同病相怜的感觉已经让他决定跟那个小可怜做朋友了。

唠叨也是心有戚戚焉,八卦的本能也让他蠢蠢欲动,试图上前探明情况:“那是老大的弟弟?干什么了能把他气成这样,毕竟还是孩子吧,咱去劝劝,这要是打坏了最后老大不还是得心疼嘛。”

“老大还有弟弟?没听他提过啊。”冷面也挺好奇的,“那咱谁去?”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致转向了没出声的白锦曦。

白锦曦被他们盯得浑身不自在,大眼睛瞪回去说:“看我干嘛?要去你们去,我可不去。”

“哎呀小白呀,咱这儿就你一朵花,我们去了万一回不来呢?你忍心吗?”唠叨说着就把她往电梯方向推,周小篆也在旁边帮腔说:“对啊,小白,我们有心无力啊,你那么善良美丽冰雪聪明,一定能成功解救老大弟弟的!”

“哎哎哎!别推!我不去!别推!哎……”

抗议完全无效,白锦曦话都没说完,已经被推得一个趔趄,离电梯没几步路了。

韩沉听到一边的动静,手上动作没停,只是转头看着来人,脸上表情就是个大写的“有话快说”。

白锦曦本来就不知道该怎么劝解,被他这么一盯,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傻站了半分钟,只能清清嗓子,挤牙膏一样断断续续地说:“有话好好说嘛,咳,何必……何必非要动手呢?你……你弟弟毕竟还是个孩子,是……是吧?”

韩沉面无表情地听她说完,停了手。他挑挑眉,细看居然还有点不明显的笑意,他拎着还趴在行李箱上那人的衣领让他站直了,才开口:“你说,他还是个孩子?”

白锦曦看着那个跟韩沉一模一样的男人,傻了。

后方吃瓜群众123号,也傻了。

 

谢南翔没空注意他们,刚才韩沉停了手,他依然在那儿干嚎,并且努力憋红了眼眶,挤出了几点眼泪,希望能让韩沉心软。

这可苦了吃瓜群众们,他们看着这张跟韩沉一样的脸,眼眶红红的,眼角亮晶晶的还有几滴泪水,明明跟韩沉一样高,却有点瑟缩着,略微仰着头一脸委屈地盯着旁边那人。

他们只觉得仿佛平地一声雷都快把他们劈死了。

白锦曦离得近,这感觉尤为明显。虽然因为之前相处一直不太美妙以至于她跟韩沉待一块儿总觉得变扭,但她也不得不承认,韩沉确实长得好看,只是这人一直冷着脸,她也没什么心思去欣赏。可现在,一个跟韩沉长得一样的人,用这张好看的脸露出了这么软乎乎的表情,懵逼之余,白锦曦差点母爱泛滥。

所以她最先捡起了自己碎掉的三观,坚强地点了点头:“他是你弟弟,比我们都小,怎么就不是孩子了?你看他这样子,肯定知道错了,你就好好跟他说嘛。”

“……”韩沉也是万万没想到白锦曦会这么说,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倒是谢南翔转过了头,想好好看看这位帮他说话的小天使,只是这一看,他也愣了,都忘了装可怜,瞪大眼睛又仔细看了看面前的姑娘。

韩沉感觉傻弟弟视线移开了又半天没说话,怕他真委屈了,便想看看情况,可他一扭头,就见谢南翔也猛地转过头来,挺激动地看着他:“哥你把苏眠姐追回来了?你想起来了?”

韩沉一时没反应过来,反问:“什么?”

“那不是苏眠姐吗?”谢南翔也有点懵,那姑娘明明就是苏眠啊,“就那几年啊。”

“……”韩沉明白了他在说什么,没接话,立刻拉着他的手景径直往休息室去了。

白锦曦听到苏眠这个名字就呆住了,也没管他们,自己木木地站在原地,脑子里不停地回响着这个名字,有一些画面呼之欲出,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她脑袋疼得要命,满头的冷汗,她双手捂着头蹲下去,几乎要痛呼出声。

周小篆等三人被白锦曦吓了一跳,他们跑过去扶着白锦曦在沙发上躺下,束手无策地看她紧闭着双眼挣扎。

周小篆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旁边打了个电话,让徐司白过来接白锦曦回家。 


评论(1)
热度(21)
©远行客
Powered by LOFTER